福建同志:【同志小说】我的Gay圈基友(图)

福建同志:【同志小说】我的Gay圈基友
福建同志:【同志小说】我的Gay圈基友(图)

作者注:本文人物都有真实原型,仅仅改动了姓名而已,故事真实度大约98%。

 

  大气的浴室名媛:崔尚宫

 

  “崔尚宫”这个名字来自《大长今》。我和他认识得较早,况且他现在是杭州同志浴室演艺圈的大牌人物,所以对他的描述会多用点笔墨。

 

  2003年我初来杭州,凭借Gay特有的“嗅觉”,第二年春天就在无人引导的情况下知道了杭州Gay圈圣地——墅园,这里有形形色色的各色人等,外来务工人员居多,因为住的离墅园近,晚饭后偶尔也会进去散散步,更多的是在靠近马路的场地上看看市民跳“老年迪斯科”。

 

  也就在那年的秋天认识了来自重庆万县的崔尚宫,初见时只感觉他长相普通没什么特别之处,但人很机灵、反应快。而且天生有副好嗓子,模仿起女声来惟妙惟肖。他经常在树丛边唱着《采茶舞曲》,翘起兰花指学采茶的样子,那模样活脱脱一个梅家坞的村姑。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杭州的Gay圈很多朋友喜欢越剧。于是乎到了晚上,墅园的上空都会弥漫着“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梁兄啊,你道九妹是哪一个”之类的飘渺之音。崔尚宫是个不甘低调的人,最初只是喜欢在公园里唱唱歌,后来在这些越剧迷的带动之下也学起了唱越剧,最为轰动的是有天晚上朋友帮崔尚宫化了个大戏妆,他就和另外几个越剧迷在墅园门口唱了起来。那一刻在灯光扑朔迷离间,他们的一句唱腔一句念白,倒也有几分神似。

 

  然而令人叫绝的是我们大气的崔尚宫穿着戏装,唱完骑电动车一路飘回东新园的家中,后来他告诉我,电动车飞驰中,衣袂飘飘引得路人纷纷驻足,让他十足过了把明星瘾。

 

  很有表演天赋的崔尚宫08年开始在杭州最负盛名的同志浴室反串演出,虽然个子不高,虽然身材不苗条,但他很自信也有很强的舞台驾驭能力。古装、现代装、唱歌、跳舞、走秀,特别是他最擅长的搞笑小品,非常贴近生活,强大气场的作用下,简直是鬼才演什么像什么。几年下来让他拥有了自己固定的粉丝群,很多去浴室的客人不是为了洗澡,而是为了一睹崔尚宫的演出。在这里我想说的是艺术虽然有雅俗共赏之分,但只要能给观众带去欢声笑语,让观众在看节目的过程中有愉悦舒畅的心情,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呢,这一点,我们的崔尚宫做的很好。

 

  崔尚宫比我进圈要早得多,在圈内人品很好有口皆碑,私下里关系好的朋友都叫她尚宫娘娘,他的经历很坎坷,很小的时候就离开父母外出打工,开过餐饮店、卡拉OK,进过服装厂、电子厂,做过淘宝摆过夜市。这些丰富的人生阅历,让他有很强的正能量,期盼他早日做一名成功的 “女企业家”,哈哈……

 

  崔尚宫菜烧得很是可口,所以朋友们很喜欢去他家蹭饭,过年过节的时候他家就是我们的温馨港湾。崔尚宫更是热情地招待,拿出冰箱库存的所有食品大操大办起来。在切菜的时候手起刀落上下翻飞,那叫一个快呀,动作像极了星级酒店的大厨,烧菜也很利索整个过程不需要朋友搭手帮忙,其他人只有在旁边看和艳羡的份了,而我们就在他小小的房间里打闹着嘻笑着,直等到崔尚宫端上满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母爱十足地叫道:“姐妹们用膳了。”现在想想在崔尚宫家的聚会真是开心啊,朋友们来自大江南北四面八方,因为特殊的身份将我们聚到了一起,不在乎能吃到什么,而是感受到那种无拘无束欢快的氛围。在异乡能过上这样的节日是多么难得的事。

 

  一朵奇葩:小桃红

 

  小桃红的真名叫什么,怕是成为永远的谜了。小桃红是朋友的朋友,哈,扯远了,至于他的身份也很特别,算是半个变性人,做过隆胸手术但男人的根本还在。

 

  早年小桃红从福建来杭州打工,起初在河东路上的酒店做服务生,但因为行为举止比较妖娆,行事比更年期妇女还要泼辣,导致领导和同事难以接受。最后这份工作没做多久就毅然辞职,跑到汽车东站某同志浴室做起了技师。

 

  在这家浴室工作的两年时间里,小桃红完成了由碧桃未开到桃色女郎的转变过程。

 

  一次朋友打电话约我去上海,我说上海有什么好玩的,人又多太喧嚣了,他说小桃红邀请他,顺便约我一道前去。因为工作最终我还是没成行。

 

  不过朋友上海之行回来,给我讲了好多小桃红的“光荣”业绩:小桃红做过隆胸,加之脸蛋长得比较女性化,说话的声音也很中性,没读什么书的她选择了做站街女。白天在上海的人民广场公园露天演出,做妖冶的女人,穿上女装轻歌曼舞,观众多是外地人或者本地的老年人,看完大篷车式的演出都会五块十块地给演员小费,算是对他们辛苦的酬劳。晚上小桃红和同行们会化作四散的流莺,在夜色的掩映下,浓妆艳抹地潜入各个公园、河边、小巷处,等候着客人的光顾,用他们年轻的身体换回极少的人民币。

 

  后来和小桃红开玩笑的时候我说你的客人都是什么人啊,小桃红说买春的都是圈外人,我说那你就不怕穿帮了啊,他说我才不怕呢,有些客人就是冲着他的假胸部来的。的确,有需求才会有市场,中国人口流动性太大,外来务工人员的生理需求总要解决的,小桃红这样的群体应运而生,算是为民服务了吧。减少性犯罪强奸等案件,小桃红你功不可没。戏剧性的是有个直男客人后来成为小桃红的老公,生活在一起长达两年多的时间,小桃红白天演出,晚上站街,凌晨回来继续伺候他的男人,真当是木老老夸张。

 

  看着朋友相机拍回的照片,小桃红如同妖姬一样的妆面:长长的睫毛,长长的直发,长长的连衣裙,长长的指甲,足以诠释他的个人名言:“跟真女人比,我赢啦!”其中一部分是在肯德基里拍的,有些是在服装店拍的,都是女人味十足,挽着他直男老公的胳膊,极尽小女人幸福之态,全然不顾旁人愕然的眼神和表情。哈哈,蛮好玩的。

 

  最近QQ里和朋友聊天时说起小桃红,知道了他的近况:因为长年累月地从事卖春,也经常不做安全措施,杯具地感染了“那个”。不久前金盆洗手回老家休养了,但愿小桃红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坚持吃药,安稳度日。朋友一场弟弟我在杭州为你祈福了。

 

  憨厚又无奈:小龙

 

  小龙是江苏人,三十多岁,高高的海拔至少在180以上,外表嘛长得也不错,可美中不足的是他有点过早发福了,他的性格憨厚不与人计较,偶尔我会取笑他:小龙哥,在陆地上,你就别带着游泳圈了”。他会有点憨厚而又羞涩地笑笑。

 

  小龙很爱美,而我也喜欢买衣服,四季青、银泰、外贸、百大我们都会结伴而行……没办法,爱美是Gay的天性,看到文章的朋友别拍砖啊。

 

  多情种子用在小龙身上一点都不为过,他喜欢年轻的小帅哥,当然了天遂人愿,还真就出现了这么一位小靓仔——翰,翰是杭州本地人,税务部门工作,曾是杭州圈中某位名人的BF,家境非常优越,父辈和祖辈都有很高的社会地位,但从他身上看不出纨绔子弟的浮躁之气,也不会因为出身优越而轻视他人。

 

  有些人帅到光彩夺目,有些人帅到妖艳无比,有些人帅到令人窒息,翰虽然身高只有170多,但他的帅却是温润如玉、恬淡清秀、恰到好处的那种,眼睛里好像永远有一泓清波,似有无限内容,也许小龙就是被翰的眼神勾魂摄魄了吧。

 

  小龙每每和我说起翰的事,脸上尽是洋溢着幸福。他们一起吃饭、看电影、逛街的片段,都成了小龙人生中最幸福的花絮。

 

  偶尔我会在19路公交车上和翰不期而遇,因为小龙的缘故,我和翰另有过几面之缘和短暂的交流,从他的话里总能捕捉到这个杭城男孩的优秀气息。我不竟为小龙捏把汗,面对这样的尤物,小龙你能征服翰的心吗。

 

  小龙曾经是杭州知名小吃——知味观的厨师,厨艺也是了得,2009年的时候辞职自己做起了餐饮店,每天早晨三点起床去店里,下午两点钟到家,无论寒冬还是酷暑,风雨无阻,大概太过辛苦的工作,小龙在2012年没有继续开餐饮店,而就是在家休息的这段时间让小龙改变了太多。

 

  因为性格憨厚平易近人所以朋友都乐于和他交往,小龙自己也建立了一个QQ群,吸引了一批年轻的小男生入驻该群,因为空闲小龙迷上了泡酒吧、KTV,每夜都是不醉不归,他的举动和花钱的速度让老婆察觉出异样,最后小龙在吵架中选择了妥协。

 

  也许是此前做餐饮过度劳累,也许是和老婆赌气,小龙从家里搬出来,一个人在闸弄口新村租房住。有时我也会打打电话约他出来见见,给他煲下心灵鸡汤,让他情绪好点。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直到某天朋友打电话给我,说小龙的个人网站惊现在MB广告里。我第一时间打开网页着实吓了一跳,小龙的电话、QQ、全身照、半裸照跃然于屏幕上……

 

  对MB这事,我不作过多评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处事原则,但内心希望小龙尽快找回自我,钱多钱少,够用就好,有些事情还是要三思而后行。

 

  明日黄花:袁靖

 

  袁靖家在杭州郊区康桥镇,有房有地算是个小地主了,我们认识前后有六七年。刚认识时他还很年轻阳光,加之个子小背着单肩包,确切地说更像在校的高中生。只不过一开口说话便出卖了他的年龄。毕竟人家早就是孩子他爸,社会经验老练着呢。

 

  袁靖在亲戚开的食品加工厂上班,轻松简单的工作环境,让他有很多空余时间。但他却把时间都用在网上找人,双休日、节假日甚至是在单位工作他都会翘班419,想来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大的动力。袁靖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有时候很是口没遮拦。在公交车上也会大声地说着和××一夜情的细节,那个场景啊让人暴汗。真不知道他在家中是否也这样!那他老婆能受得了不?嘿,杞人忧天一下。

 

  每次看到袁靖,都是一成不变地背着个单肩小包,只不过包的款式不曾重复过,难道这位仁兄就是传说中的包包控?无论是在马路上,公交上,还是在饭桌上,他都能变魔术般从包里掏出新买的衣服:“这是给我儿子买的质量,不错吧?这是给我老婆买的,好看吗?这个是给我老公买的,性感不?”看到他那滑稽的表情和言语,一口饭差点没喷出来。

 

  补充下袁靖的老公——志建,临安人快四十岁了,黑黑的壮壮的比较有男人味。前年志建结婚的时候袁靖做伴郎,我嘛就成了伴郎的伴郎,前去跑跑龙套看看热闹。农村的婚宴都是酒席设在本家,热闹丰盛,人声鼎沸,亲朋好友七大姑八大姨齐聚一堂。看着袁靖若无其事跑上蹿下地张罗着,脸上没有丝毫不悦,还真得佩服好哥们的定力。吃完饭已经是晚上八点多没车回杭州了,志建让他的表哥开车送我回来,表哥很热情客气:“兄弟我这是面包车,你得委屈一下了。”我开玩笑地说:“已经够豪华了,这个时候哪怕是拖拉机我也要爬上去。”路上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总感觉到哪儿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后来才知道志建的表哥也是同道中人。

 

  今年春天的一个傍晚,接到袁靖的电话:“晚上我们到外婆家聚聚。”和他确认好时间地址后,整理下衣服照妖镜前照了两把随后就到了,席间看到了袁靖的一些老朋友也有素未谋面的新朋友。大家彼此寒暄了几句后,袁靖神色凝重地说:“今天请朋友来是因为自己得肺癌了,吃个告别宴吧!”原本正在叽叽喳喳吃着饭说着话的朋友们瞬间石化了,他的话让在座的人心情异常沉重起来。窗外润物细无声的春雨,也让空气变得更加潮湿不堪了。

 

  作为朋友我能做的,只有多打些电话给袁靖做好安抚工作,后来在一次聊天中,袁靖把憋了好久的真相告诉我:他感染HIV了!

 

  这对于袁靖的生活,对于他的家庭,无疑更是热油锅里泼进一瓢凉水,炸开锅了,袁靖你要挺住啊!

 

  半个月前约袁靖出来走走,他爽快地答应了,下车时老远就看到他在公交站等着,说实话那会儿看到他的样子真让人心酸,原来就个子小小的,生病后瘦又黑,整个人看上去又小了好几码。忆当时初相见,袁靖背着单肩包的阳光活泼仿佛昨日,真怕他就这样如同秋叶,日渐枯萎。

 

  前天给袁靖打电话,令人欣慰的是状态好像还不错,依旧笑声朗朗,玩笑不断,他告诉我现在每天上上班,休息时间在家养养花,带带孩子,真希望他能够振作起来,迈过人生的这道坎,等到云开雾散的那一天。

 

  苦情初恋:镇涛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镇涛算是典型靠海的宁波人,家里有出海捕鱼的船只,据说他名字的由来,就是长辈希望出海时不要遇到惊涛骇浪,鱼儿满舱平安归来。

 

  刚来杭州的第二年,在墅园认识了安吉的一个小朋友——阿成,和他比较聊的来,通过他继而认识了镇涛。

 

  镇涛在Gay圈算是精品型的男孩,180的身高,有点小结实的身材,五官俊朗,全身名牌,有些是我此前闻所未闻的奢侈品,无论什么样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都很有明星范儿;刚认识时镇涛在我的眼里,那就是天之骄子的化身。

 

  和镇涛的第一个晚上,兴奋和激动让我久久无法入睡,镇涛在我耳边轻柔地喘着气:你是这辈子最让我心动的男生,我会好好对你,我们做BF永远走下去……于是一夜无眠。

 

  第二天带着疲惫和幸福感到单位工作。满脑子都在想着镇涛:这会他工作忙吗?是不是该吃午饭了?快下班了吧?

 

  是镇涛的出现打开了我感情的闸门,像三峡泄洪一样,只想把所有的情和爱都渲泻到他的身上,让他感知我的深情厚意。

 

  镇涛因为工作缘故经常出差,很少在杭州。但我每天都能收到他关心的短信,工作之余和晚上睡前,都会反复地看着镇涛发的每一条短信,将手机握在胸前入睡。虽然不能经常见到镇涛,我想他的心里有我这就足够了,无论他在天涯与海角,总有颗心伴他同游漂。

 

  然而美梦很快成了泡影,和镇涛从初认识一个多月算起,总共见面才三次,随之电话和短信骤减,让我隐约感觉到事情不太好,后来的事情印证了我的猜测,也给我留下了永远的情伤。

 

  从阿成口中得知,镇涛和我们共同的朋友朵朵在一起了,当时单纯的我怎么也不相信,昨日还海誓山盟,今天却背信弃义,晚上打电话约镇涛到信义坊广场见面,想当面问清楚事情的真相。镇涛如约来了,是朵朵开着奥迪车送他来的,看着镇涛全身新款的名牌衣服和闪着耀眼寒光的新手表,那一刻我明白了,看着坐在车内的朵朵,看着眼神淡定的镇涛,我的心隐隐刺痛,我太卑微了,太不自量力了,朵朵家在良渚镇上开了规模很大的印刷厂,而我却在单位拿着微薄的薪水,我什么都不是,什么都做不了,镇涛需要的我给予不了。

 

  朵朵按了两声车号,镇涛什么也没多说,丢下茫然的我跨进车内扬长而去。

 

  以后的日子里,镇涛不接我的电话,不回我的短信,我知道他住的地方,但却没勇气走进那个小区,我不会自讨没趣。有时候刻意绕远到他住处附近吃饭,下班后绕远从他住处附近经过,只希望他能偶尔出现下,让我远远地看一眼,哪怕一眼也好……

 

  对爱情的痴迷,在后来的日子里我把镇涛发的短信一字一句写进日记本里,想着他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苦笑下。有一次和朋友说起这事的时候,他说我太天真了,我告诉他:我的情感世界就像刻录机,只记录说过爱我的镇涛,其他的全部剪辑掉。

 

  个人认为同志其实是很虚伪的,说起来不在乎外貌,只找真诚的,善良的,不乱的。但是遇到帅哥,特别是主动向你示爱的大帅哥,试问几人能把持得住,立刻被帅哥强大的气场和他身上的磁场辐射得有气无力,恨不得早早拜倒在对方的牛仔裤下。不要怨天尤人,要怨就怨自己没定力。我也一样,贪图镇涛的外貌,才衍生出那不堪回首的爱恋。

 

  多年过去再回想那段日子,至今都迷茫,那还能算是我的初恋吗,亦或是一夜情?多夜情?但不管如何,还是感谢镇涛,因为他的出现,让我平淡的生活有了浓抹重彩的一笔,不怪他,也不恨他,因为他的出现,让我曾有个可以想念,可以牵挂的人。有了他的出现,生活才不会像一潭止水,波澜不惊。有了他的出现,生活才不会像一口枯井,了无生趣。

 

  义乌富二代:金昊

 

  认识金昊的时候,杭城的上空到处充斥着桂花的馥郁,沁人心脾历久弥香。偶然的一个周末下午,宅在家里太无聊,想起不久前在银泰看到的一件衣服,得花偶一个多月的工资,当时没狠下心买。让人无语的是后来好几次梦到了那件衣服,真是:日有所思夜生梦,衣服竟然入梦来。为了它梦中不再出现,咬咬牙决定下手买了。

 

  打开聊天室振臂高呼:“有朋友一起去买衣服吗?”很快有人回复想一起去,在你一问我一答的模式中,在地下党接头般的见面中看到了金昊。

 

  眼镜小男生,中等身高,白皙皮肤,清爽打扮。这些构成了我对金昊的第一印象。在丹桂飘香金风送爽的季节,能和这样的清新帅哥同行也是美事一桩。

 

  买好了我的衣服开始陪金昊了,他是那种有严重购物欲又无节制的人,按他的说法这次来杭州就是为了Shopping的(还好金昊没说火星文,不然没办法打出来),等到太阳西下走出商场,他两手已经拎满了战利品。

 

  看看时候不早告诉金昊我得回家了,他的眼神有点不舍但没多说,原以为一天就这么打发过去了。

 

  刚到家金昊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晚饭吃了吗?要不过来一起吃吧。”被我婉拒后,他的小孩子脾气表露得淋漓尽致,在短短半小内打了不下五个电话,不少于十条短信,说是无论如何要见到我,并且把住在西湖边的汉庭房间退掉,住到我家附近的酒店来。

 

  招架粘人的小帅哥让我很是力不从心,最终金昊真住到我家附近来了,就这样刚分开不到一个小时又见到了可爱的眼镜小男生。

 

  月色中的京杭大运河,风拂柳枝,岸边灯光倒映在河水中,偶尔有驳船开过,剪开水面留下无数斑斑点点的碎金。

 

  看着河面和金昊聊天,知道他是义乌人,刚从上塘路的城市学院毕业没多久,父母正通过关系想让他进入当地国企工作……夜深了我们还在运河边聊兴正浓,金昊突然转过身从后面将我抱住,我自认进圈很早,虽谈不上阅人无数,但对他的举动意味着什么最是心知肚明了,看来这个义乌小男生……

 

  第二天还没起床就被小男生的电话叫醒,要我上午陪他逛河坊街。看到河坊街吃的玩的金昊就没停过,这个买,那个买,什么都要买,小男生太会花钱了,这是我对他的第二印象。

 

  吃过午饭送他到城站,在列车徐徐开动声中,这个孩子气十足的男生回义乌了。

 

  再见到金昊的时候已经是初冬了,他依旧穿的帅气动人,只不过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开了辆崭新的宝马过来,虽然我不懂车,但看外观那辆车至少也要往百来万靠了,真是让人暗暗吃惊。早知道义乌有钱人多,但就是这个看上去粉嘟嘟的乖乖小男生,淡定地开着名车,从义乌一路呼啸而至!

 

  后来金昊陆续告诉我自己家里办有工厂,父母给他这个独生儿子打拼下了相当丰厚的家产,呵呵,原来是不折不扣的富二代。

 

  金昊小朋友耍赖地要我做他老公,要么做他老婆,偶尔他也会旁敲侧击地希望我去酒店陪他良宵一度,但都被我一一回绝了。现在想想他还是很有韧性的,从第一次见面到今天快三年了,我们的联系却从未间断,他视我如同BF两三天一个电话,都会甜甜地叫我老公或者老婆,但我心里只把他当成最可爱的弟弟。

 

  金昊每次来杭州都会联系我,和他在一起最多的就是买些衣服,吃吃饭,或者逛逛景点,却一直都没发过生任何关系。工作之余接到他的电话,第一句永远不变的是:“哥哥,你在干嘛呀?”他那甜甜的声音像有驱除疲劳的功效,有意思极了。

 

  不是我故弄玄虚,也不是我装A与C之间的那个数字,而是发自内心不喜欢419和身体的接触。我有自己的原则并坚守多年:游走Gay圈洁身自好是王道。再多的钱买不来健康。对自己负责更要对朋友负责。况且床上的快乐太狭隘了,我们要追求更广义的快乐。

 

  清朝《木兰辞》里有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其实Gay圈更是如此,初相识时满腔热情,一旦上过床就迅速从巅峰坠到谷底,甚至形同路人。也许距离产生美才是真理,喜欢一个人就请保持距离,挥慧剑,斩情丝,将心仪的对方深藏心中。

 

  富二代这个令人眼热的字眼,让很多人又爱又憎,曾经也希望自己有优越的物质生活,也埋怨我怎么就不是富二代,哪怕是野生的也行啊。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看多了Gay圈林林总总的现象后心态淡定了,不求大富大贵但求无病无灾,日子嘛四平八稳地过吧。

 

  夫夫生活:许安和刘正敏

 

  首先称赞一下,许安和刘正敏是我朋友中比较中规中矩的一类,两人风霜与共风雨同舟六七年了,码字前先为他们鼓下掌!

 

  许安三十出头,家在贵州,听说是苗族聚居地。那山,那水,那人,应该有比较原生态的美吧,也因为这样,许安看起来很乖很善良的。个子不高有点圆圆的脸,很精神的短发,笑起来的时候比实际年龄小很多。

 

  刘正敏三十五六岁,是山西人,家在出汾酒的地方,不知道是否从小喝过烈酒,性格很爷们,处事也有担当。所以和许安在一起生活,更多的时候是刘正敏照顾许安。

 

  认识许安和刘正敏的过程很是峰回路转,多年前的一个晚上从君度出来,在门口准备打车,刚好醉薰薰的刘正敏也摇摇晃晃从旁边走过,我正要跨上车却被他抢先了一步,当时我就想这人都喝成酒鬼了,等下还能说得出自己家在哪吗!

 

  时隔不久的一天,在95路公交上,一回头看到了刘正敏,不过这次不再是那夜的醉鬼,而是神清气爽的好男人形象。刘正敏朝我点了下头:“我在哪看到过你?”“是的,我也看到过你,在君度。”下车时按常规交换了电话。一回生二回熟,和刘正敏就算是认识了。

 

  不久后刘正敏联系我,说是自己一个好朋友在钱江市场开店,需要用上我的专业,想请我帮忙。当天下班后来到钱江,他朋友的店里还是一片标准的工地,刘正敏正在忙碌地收拾。我们正聊着的时候,他的朋友——许安抱着一堆东西进店了。当时心里一愣:好熟悉的面孔啊!哦,想起来了,原来在此两年前就见过许安,那时他在四季青做服装批发,我们相约去爬的宝石山,一起吃过饭。只是时过境迁彼此的印象被时间冲淡了。想想这个圈子的确很小,呵呵,甚至不经意间就成了“连襟”或“妯娌”,真是亲戚连着亲戚啊。

 

  接触的次数多了,知道许安和刘正敏刚认识没多久,正在处BF热恋当中。钱江市场的店是许安开的,主营男装(店名就不说了)。刘正敏在汽车南站附近上班,只有周末或许安到广州进货的时候,才会到店里帮帮忙。

 

  刘正敏有家室但老婆已经隐约知道他的事情,为了女儿着想,也为了家庭的完整,生活就这样不咸不淡不干不湿地过着。许安住在钱江市场旁边,每个星期刘正敏都会在许安这里住三四天,两人就这样筑起了共同的爱巢。

 

  虽然己过而立之年,但刘正敏的性格却大大咧咧,做事经常很出格带点搞笑成份,喝完酒在大街上会抱着许安不放,有时候在人多的地方大声地叫着“宝宝,宝宝,看这里,看这里”,看着他一幅嘻哈样,许安都会无奈地向朋友摇摇头笑笑,“看我这是啥命”,或者说一句“哎哟,又来了”。看着他们在大街上拉扯嘻笑的场景,其实也是一幅很和谐的画面。

 

  不久前许安投资失利,为了让他散散心,我带他到同志场所去看表演,也就是那晚有个陌生朋友要了许安电话,当晚那位仁兄就开始声音骚扰许安了。第二天一早刘正敏打电话问我怎么回事,说许安认识新欢了。我告诉他实情并保证许安不会出轨的。只是碍于情面,给那位朋友留了个电话而己。

 

  吓我一跳的是,刘正敏电话中说许安会抛弃他,心很烦在西湖边。我说为了避台风很多单位今天都放假,海葵已经向杭州全速开进了,你一个人在西湖边瞎晃悠什么?。到现在还记得刘正敏的回答:还能晃悠什么,准备寻死啦!

 

  靠,虽然知道刘正敏的性格爷们,也知道他心里把许安看的很重,不会真就跳西湖了,可万一他一时脑热,做了杭州版的杜十娘。是我带许安去看表演的,咱可沦为千古罪人了。

 

  无奈我自然担当起了调停的工作,直到两人尽释前嫌,才算松了口气。事后想想:阿哥还是少去去西湖边吧,俺可受不了你的惊吓。

 

  其实也挺羡慕许安的,虽然刘正敏有家庭,但他的重心却在许安身上,难得的是他们相处了这么久,心无旁鹜内心只有对方。

 

  这么多年下来,在他们两人认识的那一天都会请朋友们聚餐,算是对特别日子的纪念吧。有类似情况的看客完全可以效仿下,请朋友们见证自己爱的历程,顺便对过去的夫夫生活作个总结,对未来的夫夫生活作个展望(嘿嘿,给朋友一个蹭饭的机会)。

 

  成长中:绍帅

 

  绍兴帅哥家在绍兴,所以圈内人称绍帅。既是昔日爱心工作组的成员、也是当年D+酒吧骰王争霸赛的冠军、还是朋友口中的“好好”等等,可谓集众多头衔于一身。

 

  时隔多年对绍帅还是历历在目,如有错误的部分就当是本人的“记忆磁带”受潮了吧。

 

  绍帅虽然年轻(没记错的话今年才二十六七岁),却已经是杭州圈内的老牌名人了。他的五官长得很端正,有棱有角,挺直的鼻梁让人感到英气十足。当年在墅园第一次看到他,还是个毛头小伙,说话行事别具一格,对事情有独到的见解,分析问题头头是道。当年墅园同志老的少的,总之和他正面交锋过的,都被挑下马来落荒而逃。

 

  青涩的绍帅说话很是犀利一针见血,一来年龄小不懂得迂回,二来性格稍有点叛逆,但大家都对这个年轻的弟弟很包容和宽待。没办法人长得帅嘛,处处受到优待。

 

  同志都是富有爱心的,这一点在绍帅身上也有体现。有一次和他去城站,路上遇到两个乞丐,绍帅想也没想每个人发了五块。哈还好没让乞丐找钱啊。不错,是个好孩子!

 

  另外小小透露下:2004年的情人节,比以往来得要晚些。那夜绍帅在墅园当着众人的面送给我一束鲜花,虽然有点突然却让我开心得不得了,一来感觉面子十足,二来送花给我的男生屈指可数,兴奋的我捧着那束花在墅园逛了N个来回。熟悉的朋友问起来,我都会向他们重复我的“获奖感言”。嘿,那年头在墅园很少见到绍帅这样年轻帅气的男孩,况且他有着桀骜不驯的性格,所以当时让我美美地虚荣了一把。

 

  从那以后只要去墅园,都会很留意绍帅有没出现,虽然有时候他很爱说话也有点小粘人,以致我叫他“扭股糖”,但还是很希望看到他的身影,哪怕看他口若悬河地和朋友们侃大山。就觉得有他在墅园人气才旺,没有他的日子就很冷清。

 

  神龙见首不见尾是绍帅的行踪,有时连续几晚都会出现在墅园,刚进墅园大门就能听到他和一干人在说话,很像西藏喇嘛在寺庙里辩经,也像诸葛孔明在舌战群儒,不过绍帅永远是最终的赢家。有时一连两三个星期都看不到人影,然后在某个晚上突然蹿到你面前冒出一句“最近在钓谁,又和谁好上了”,是不是挺让人无语的?

 

  绍帅的口才好也广有人缘,估计在爱心工作组应该也立下了不小的战功,为同志健康事业奉献了好几个月的青春,在此小小地致敬下。绍帅的性格还是比较有张力,与人交往沟通能力很强,个人认为他会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后来绍帅退出爱心工作组去宁波经商,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但每年特定时间的一贴“你在天堂还好吗”,虽然不知贴子所指何人,却足以让大家对他淡化的印象重新明晰起来,可谓深入人心了。

 

  前段时间在朋友家吃饭,他说起杭州名Gay时,我不经意提了一句:还有当年的绍兴帅哥。他很惊讶问我认识吗,我告诉他多年没联系,绍帅电话也早换了。但那天在他的QQ里欣喜地找到了绍帅的号,哦卖嘎,芝麻开门竟然联系上了。

 

  没想到几段文字确认下来他还记得我,说起墅园里搞笑的事,好像昨天才发生的。

 

  有点让我适应不了的是,往日锐气十足的绍帅,经过时间的打磨不再是棱角分明的岩石,更像是圆滑的鹅卵石,聊天时礼貌有加,一口一个哥地叫着不说,还讲了这些年在商界摸爬滚打的成功经历,折射出老江湖的影子。当年的绍帅就这样长大了,从男孩跨进了男人的队伍,不得不让人重新审视,原来熟男就是这么打造的。

 

  有句老话说得没错——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拍在沙滩上。几年下来,明显感觉自己老了。(完)
推荐MB小说
>
MB小说:三位MB在上海的卖身生活(图)
>MB小说:太原两段感情后,我在西安做了MB(图)
>深圳同志小说:深圳MB男友又接客了,我躲在门外听他们嗨(图)
>mb小说:重庆Gay,我喜欢上了那个MB男孩(图) 
>mb小说:湖北Gay交友,他竟然是MB(图) 
>mb小说;浙江大学男毕业生应聘MB的经历(图) 
>MB小说:上海同志与MB的故事(图) 
>mb小说:四川男孩和他分手后我做了MB(图) 
>mb小说:山东MB男孩小凯的故事:念安(图) 
>mb小说:北京GAY男人,找个MB过一晚(图) 
>mb故事:福建MB个人与出台客人的悲恋(图)


®个人mb导航™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福建同志:【同志小说】我的Gay圈基友(图) - mb导航 +复制链接
㊣ 本文永久链接: 福建同志:【同志小说】我的Gay圈基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