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小说:上海同志与MB的故事(图)

MB小说:上海同志与MB的故事(图)
MB小说:上海同志与MB的故事

徐峰篇:

我叫徐峰,上海人,从小就想做警察。

大概是小时候过分顽皮吧,经常给家里闯祸,成绩也一塌糊涂,成为了中学有名的捣蛋鬼之一。

不过上天似乎听到了我的心声,让我在初三的时候顺利了考进了上海警校,终于实现我人生的第一个伟大志愿。

捱了四年终于从学校毕业,在此期间还是接连闯了两次祸,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一次打了社会上的一个小混混,另一次就是打了同校的家伙,对了还记得那个家伙叫包幸福,名字就土的吓人,人更让我看不惯,如果再让我碰到这个家伙,照样会请他吃“生活”(扁他)。诶!坎坎坷坷总算分到了一个派出所,哦!对了,现在叫警署了!

最近在严打,重点抓卖淫嫖娼的,好家伙!我的干劲上来了,刚进单位,谁不想表现一下!

“大家听好了!今天要出警,晚上突击搜查几个卖淫嫖娼窝点……”

靠!兴奋呀!别怪我,第一次任务总是让人激动的嘛!

“小徐呀!你虽然是新同志,但是我们一帮老家伙可都看好你哦!”

“呵呵!放心啦!王师傅,有您带着肯定没问题啦!”

老王是单位里的老警察了,我刚来就跟着他后面学点东西!

……

“蹲下!举起手起来!”冲进一个卖淫点,看见里面清一色都是男的,年纪还都不大,纳闷了,不是抓卖淫的嘛!怎么没女的呀?

老王毕竟是老警察,似乎看出我的疑问:“这些都是男妓!”

“男妓?”我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是呀!这些人和妓女没什么区别,都是给男人提供服务罢了!你刚来恐怕是第一次见到吧!”

这些人真贱,一边想着一边带着鄙夷的眼光看着这些只有十几二十岁的同龄人。

“站住,别跑!”外边一个声音叫道。糟糕一个家伙跑了,我腾地奔了出去,追了上去,现在可以我好好表现的机会,1300米跑我可是全警校冠军呢。

前面晃动着一个身影,像发了疯一般地向前跑,我也拼着命的追——想跑?做梦。

一把抓住那家伙的衣领“刺啦!”一声,那家伙被衣服的惯性带着摔了一跤!

靠!这家伙别摔伤了脸,否则投诉我打他,我可是吃不了兜着走了。心里想着走了过去。

看那家伙还爬在地上,喘着气。我蹲了下来,用手拍了拍他:“喂!没死就给我起来!跑什么跑,跑你个头呀!”

虽然嘴巴很凶,可是心里还是有点慌,上次在学校打人受处分的事情还历历在目,现在别又赖上什么鸟事!

地上的人动了动,支撑着身体勉强坐了起来,看来这一跤摔的不轻,手臂上几道血印子。

对上他的目光,到让我一颤,这家伙张的还真像女生,细白的皮肤,明亮而有神的眼睛,嘴唇也薄薄的,看上去虽然衣着过分怪异了一点,其他也到没什么不好的地方。这么一个人怎么会跑去做这种行当呢!想不通。

“警察大哥!放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那家伙一开口我就知道他是外地人,这可好,看我愣了一下,他到一把抓住我的手臂,不停地哀求!

“放手!放手!”我急了:“厕那(他妈的),你给我放手!”

那家伙死活就不肯放,说着说着还开始哭了起来。靠!我最讨厌男人哭了,娘娘腔!

镇定了一下我用严肃的口气说道:“早知道今天你还做这种事情?现在知道后悔了?晚了?”

“哼!我才没后悔!你们上海人根本什么都不懂,就知道自以为是!”

靠!我难以想像这是刚才那个边哭边求我的小子口中说出来的话,口气比我还硬,竟然说不后悔,还臭我们上海人!

忍不住激他一句:“呵呵!阿拉是什么都不懂,不像你们这种人那么会动脑子做「生意」!上海的治安就是给你们这帮外地人搞坏的,哼!”我站起身来不屑地看着他。

他也毫不畏惧地回盯着我,眼神别提多倔了,这是刚才那个又哭又求的娘娘腔吗?心里纳闷着,他到站了起来,拍拍腿上的裤子。

我这才看到这家伙比我矮半个头,大概才174左右,我初中的时候个头就176了,现在更是181的个子。他的领子被我撕烂了,无意中看到他领子下雪白的肌肤,靠!白长了一副好身体,怎么是个男的呢?想不通!

这家伙站起来也不理我,转身就走。这才想起来我是来干什么的:“站住!你又想逃?”连忙过去擒住他手臂。

大概是被我弄痛了吧,他的眉毛都拧在了一起,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我这才意识到他身上有伤,松开手。

“跟我走,老实点!”

他也没再说什么,老实地跟在我后面,其实我应该给他戴上手铐的,不过想想,诶!还是算了,反正他是逃不掉的。

……

终于收队了,已经是晚上12点了,老王和一帮老警察都回家去了,我主动留下来审问这些被抓回来的男妓。

弄的老王不停地说:“年轻就是好呀!有干劲,小家伙(小伙子)好好努力哦!”

不知道为什么,我脑子里一直有那个小子倔强的眼神在晃荡,提审的时候当然也是先审那小子。

他在审讯室里第一眼看到我有点惊讶,不过不到一秒钟又恢复了不屑一顾的神情。

靠!就是这样的眼神,我就是看不惯,一个男娼比警察还拽!

“姓名?”我准备好一切后开始记录审讯。

“姓名?”又问了一遍,那家伙好像根本不懂我在说什么,也不看着我。

火大,拍了一下桌子:“姓名?你聋啦!”

他这才抬起头,笑着看着我,好像现在不是我在审问他,是他在审问我一样。

“警察小哥,你在问我吗?”

“别小哥小弟的,收起你那个行当的称呼!”操!这家伙鸟的很嘛!说他娘娘腔还真是我看走眼。

“那我叫你什么呀?”感觉他好像在逗我玩似的。

“叫什么叫,就叫警察同志!”给他一个白痴的眼神,这家伙很老嘛,要不是在警察局,我早想痛殴他一顿!

“哈哈~~”没想到他听到我这么说就忍不住地狂笑。

“严肃点!笑什么?”我急了,那娘!(他妈的)把我当逗乐的呀!

他听我这么说就止住了笑声,然后略带讽刺的口吻对我说:“你也是同志呀,那我们不是一样了!”

“你说什么?有病呀你!”我快忍不住了,手里的拳头也攥了起来。

“你又想打我?”他突然看着我。

“放屁!我什么时候打过你?”这小子想诬赖我呀,刚才只是你摔倒,我什么时候打过你!

“就刚才呀,你追我的时候,你不承认?那好,我给你验伤!”说着就站了起来开始把衣服裤子一件件地脱掉。

我惊呆了半天都没反应过来,直到他拖的还剩一条内裤的时候我才大叫倒:“你……你给我穿上!”

他也被我的叫声给吓了一跳,呆在那里。

“小册老(小流氓),你给我穿上!”我气急败坏,都用吼的了。

他微微一笑,似乎这场争斗以他的胜利而告终!慢悠悠地穿好衣服,坐回桌旁。

我气的还在那里喘粗气,这死小孩还真难对付。

“诶!你生气的样子还挺帅的嘛?”靠!都这个时候这死小孩还不知死活。

忍不住了,我一把抓起他衣服,把他拖到桌子上,咬着牙问道:“你是不是皮痒呀?”

他一点都不慌,依然笑着:“我皮不痒,这里痒,你要进来嘛?”他指着自己的*的位置。

刹那间我的脸好像发烧似的热,靠!他敢勾引我!我推了他一把,说了句:“滚!”

我真拿这小子没办法,问了半天连他叫什么都没问出来,真想动手教育教育他,但是又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到了第二天通过别人审讯他的记录我才知道他叫任伟,安徽人,19岁,中专学历,来上海已经两年了,好像一直从事这种行当的工作。

靠!这死小孩,我问他,他是什么都不肯说,别人问他到什么都说了,分明是和我作对嘛!不过在这次行动种我受到了所长的表扬,说我表现出色,勇追犯罪分子!想想都好笑,我追的只不过是个男娼罢了,如果是个小偷强盗什么的,我还觉得有功,可追这么一个死小孩,真让我开心不到哪里去。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我也差不多忘记了那个死小孩,最后好像是罚他在拘留所呆上二十天吧!反正那死小孩就是死了也不干我的事情,最好别让我再碰到他,哼!

中秋节快到了,全家都要到小姨娘家吃饭,小姨娘很早就插队落户到安徽,然后又在当地结婚,后来就有了我的小表弟,比我小3岁,他初中的时候就回上海读书,户口也迁回了上海,不过从小就和这个小表弟玩不到一块,小时候一碰他就哭,我最烦爱哭的小鬼了。

平时大家也难得一起吃饭,全家都去了我当然也不能缺席。

“峰峰现在是警察,人也变的有模有样了呢!”小姨娘一边夸我一边给我夹菜。

“是呀!以前以为他只会闯祸,还真担心他将来会不会学坏,没想到现在到成为了人民警察了!”父亲在一旁用骄傲的眼神看着我。

我知道自己以前是调皮捣蛋出了名,不过人总是会变的嘛!

在吃饭中总觉得有一双眼睛一直盯这我,靠!还用说,当然是我的小表弟,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注视我的目光和那个小子看我的眼神很像,难道是因为安徽的男生都这么看人?不过话说回来,还是觉得小表弟长的好看点,至少看上去很健康,这小子个子有175了吧!,大人的样子已经出来了,不过他似乎有什么心事,诶!我又不是心理专家,看我也无法帮你解决问题。

“俊俊,表哥敬你一杯,祝你大学早点毕业,找个好工作!”我举起杯子,看他有点失神地看这我,然后才反应过来尴尬地举杯,脸上还露出害羞的神情,这让我有了错觉,好像站在我眼前的人不是表弟,就是那个死小孩,说真的他们长的还真有几分神似。

饭桌上的气氛很好,可是偏偏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警局来的,说在我家附近有人斗殴,让我去解决一下,我连忙向大家告别,就匆忙拿着警帽赶往现场。

远处就看到三个人在围殴一个家伙,我大喊一声:“你们给我住手!”

“警察警察来了,快跑!”几个小册老(小流氓)看到我撒开腿地跑,比兔子溜的还快。

看了看地上爬着的人,靠!看来被扁的不轻,身体都还在发抖。

“喂!你没事吧?”我蹲了下来,用手把这可怜虫扶正。

是他,那个死小孩兼男娼——任伟。

他勉强地睁了下眼睛又昏了过去……

“喂!醒醒~~”靠!看到我来了就昏过去,让我怎么办?带他回警局?

正烦着呢,突然觉得手里扶着的人动了一下。

这家伙挣扎着从我手里坐起来。

“你没事吧?”

他看了我一眼:“外地人没你们上海人那么娇贵,死不了!”

靠!这小册老(小瘪三)敢当着面冲我,气的我想爆捶他一顿,不过看他那惨兮兮样,算了!

“你要抓我?”他一脸无所谓的态度看着我。

“你当警察局是你家呀?那么想进去!”我口气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要抓就抓,不抓我走了啊!”说着他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给我站住!”对这个不识抬举的家伙我真拿他没办法:“就这么走呀?”

他停了一下,突然对我狡猾地笑了起来。

“怎么?难道警察同志今天有兴趣?”

任伟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

“我知道,这次是您救了我,赵强是想对付我的,可是您…。”任伟感动地说着。

“小伟,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也明白我心里怎么想!”

“我知道,我知道,不过别逼我好吗?求你!”任伟眼睛带着泪水看着我。

“我不逼你,不逼你!你只要按你自己的想法生活就行了,我只想在你身边保护你而已,真的!”

“秦军…。”这是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别对我那么好,我无法回报你!”

“我知道,我知道的!”我默默地看着他。

MB小说:上海同志与MB的故事

大概是为了报答我吧!任伟在我住院期间,没日没夜地照顾我,我父母已经过世,也没有兄弟姐妹,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如今出了事情自然也没人管我。终于,现在让我体会到有人关心和照顾的感觉了。

今天我要出院了,晚上公司的同仁要为我庆祝,我很高兴。

……

“任伟,这几天辛苦你了!来,我敬你一杯!”我举杯注视着任伟。

“谢谢,这也是我应该做的!”他也端起酒杯,看到他红扑扑的小脸蛋,我真的好像扑上去咬一口,现在我发觉自己无法离开任伟了,尤其是经过这段时间他对我的细心照顾,我第一次感觉到家人的温暖。

……

我多喝了几杯,真的太高兴,晚上司机把我和任伟送到了他住的公寓。

“任伟…。,任伟……”我没有意识地叫着他的名字。

他正把我扶进公寓里。

“水……”大概是喝了太多的酒,嗓子好像冒烟般的干燥。

“秦总,给!”任伟给我端来了冰水,清凉的水滑过我的喉咙,让我人清醒了几分。

“秦总,我送您进房休息吧!”

我点点头,搭着任伟的肩膀,他的身体似乎有种特有的香味,淡淡的,好像是绿草的清香,让我如痴如醉。

任伟把我放在床上,我一把拉住他:“别走!别走!陪陪我好吗?”

我用通红的眼睛盯着他。

“秦总…。”

“别叫我秦总,叫我军!”我小孩子脾气似乎上来了。

“秦军,你喝醉了,我给你拿毛巾吧!”任伟再次起身又被我拉住了。

“小伟,我喜欢,我喜欢你!”我大概喝过了,用身体压住任伟,在他身体上抚摸起来。

“秦总,你喝醉了,放开我!”任伟不停地挣扎,他越挣扎我把他固定的越紧。

“秦军,放开我,别让我恨你!”任伟停止挣扎,用冰冷的声音说道。

我愣了一下,然后从他身上下来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对你那么好,甚至可以豁出命救你,可你却一直不肯接受我?”我愤怒了,大声的叫道。

“……”任伟坐在床上,没有回答我。

“你说呀,我给了你那么多,你是怎么对我?”我声音又提高了几分。

任伟身体颤了一下,慢慢地站起身来,开始脱掉自己的衣服。

“你干什么?”我惊讶地问道。

他停了下来:“我在还我欠你的!”他的声音如此冰冷,脸上也再也没有任何表情。

“给我穿上!”我气的大吼一声,然后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那栋公寓。

在漆黑的夜里,我一个人走在深圳的大马路上,突然间,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哪里才是我的家。

结尾也许我和任伟真的没有缘分在一起,他的心中始终有着那个人的位置,而我始终都无法进入他心中半分,我不止一次的问他,这样执著值得吗?他会念你好吗?他总是笑着说:“爱,不是期待回报的东西,能付出就是一种幸福!”也许正因为这句话也促使着我没有放弃过,我依然希望最终能守在他身边的人是我。

就这样我和任伟保持着朋友和亲人的关系,他一直把握当作好友、长辈、兄长、知己来看待。

任伟最后终于还是回到了上海,回到了他一直牵挂的人身边,这些故事我不想再说,也没有必要再说什么了,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我至始至终没有放弃过他,他去上海,我也去上海,我可以放弃深圳的一切和他去上海,有他的地方就有我,我愿意做他身边的影子。

直到有一天,他对我说,他要离开上海。

……

“你说什么?”我看着他:“就为了一个这样的人,你要躲?你要离开?你这是干什么?”

任伟没有回答我。

“小伟,他结婚那是他的选择,说明你们缘分尽了,你何必苦自己呢!”我心疼任伟,为了那个叫徐峰的,任伟破天荒的向我借钱,为了徐峰,他可以忍受一切责难,包括是他最爱的人给他的,他从身体到心里已经疲惫焦脆、伤痕累累,可是只有我看得到,只有我心疼,只有我……

“你真的要走?”

他点点头,脸上带着平常时淡淡的笑容,眼睛望着窗外。

“你要去哪里?我陪你!”我知道无论他要去哪里,我都希望和他在一起。

他摇摇头:“军,让我一个人走吧!我太累了,就让我一个人自由的离去吧!”

原来,原来一直以来我只是他的负累,我无形给他的爱也成为了他喘不过气来的负累。

“你真的,真的要一个人走?”我看着他。

“恩!一个人,就我一个人!”他坚定地语气似乎告诉我,他已经决定一切了,一切已经无法改变。

“什么时候走?我送你!”我无奈的说道,心里空落落的。

“不,就我一个人,你别送我,好吗?”他看着我,眼睛带着乞求的神情。

“为什么?”我实在无法忍受了。

“求你,就让我一个人走吧!平静的离开这里!”任伟没有告诉我答案,只是继续坚持着他的想法。

我知道,他最后走前要看的人不是我,是那个叫徐峰的家伙,我想最后我能做的就是让徐峰送任伟。

……

在参加徐峰的婚礼时我把一封信给了他,上面写了我的一些话,还有任伟要走的事情,我想最后他会去机场的。

婚礼结束后,任伟就带着他不多的行李坐上了出租,准备去浦东飞机场。

“军!找个喜欢的人好好相处吧!”这是任伟临走前对我说的,我没有回答他,只是眼泪不听话的掉了下来。

他紧紧地抱了我,然后转身就上车了,他走了,走的那么淡然,甚至在最后那刻我还看到他脸上那淡淡的笑容……

……

时光又转回到5年后,最后分别的情景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今天,今天我在上海的街头又看到了熟悉的笑容。

“任伟…。任伟!”

是他,是他,他看到我了,带着他淡淡的笑容向我走来。

……

番外也结束啦!肯定有人对这个结果又不满,任伟到底最后如何了?他是去找徐峰还是和秦军在一起了?我只能说生活充满了很多不确定性,每个人心里都有着自己的结尾,那就让我留点想想的空间给大家,让大家在自己的生活中寻找答案吧!

《上海警察》我是全部写完了,从正文到番外到此结束,感谢各位的支持,在这里还是要感谢我的爱人小希,08年对我和他来说有着很大的意义,因为我们准备在4月去办理结合登记,等我成为幸福的小男人后再回来带给大家更多更感人更好的小说作品吧!谢谢各位!

任伟点点头,什么都没说,自始自终他都没看过我一眼。

推荐MB小说
>MB小说:双胞胎在德国做MB(图) 
>mb小说:深圳Gay男人找MB的经历(图) 
>mb故事:广州GAY长大后,我想做MB(图) 
>mb小说:四川男孩和他分手后我做了MB(图) 
>mb小说:山东MB男孩小凯的故事:念安(图) 
>mb故事:卖身的年轻男孩:上海Gay圈MB的隐秘生活(图)
>mb小说:北京GAY男人,找个MB过一晚(图) 
>MB小说:重庆MB男孩,如果没有遇见他?(图) 
>mb故事:福建MB个人与出台客人的悲恋(图)

®个人mb导航™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MB小说:上海同志与MB的故事(图) - mb导航 +复制链接
㊣ 本文永久链接: MB小说:上海同志与MB的故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