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GAY故事:我的初恋是直男(图)

天津同志

天津GAY故事:我的初恋是直男(图)
天津GAY故事:我的初恋是直男(图)

相当一部分同志,都有直男情结,比较喜欢直男,究其原因,多半是因为直男的男人味道比较浓一些吧,也就是看起来比较爷们。

我的个人观念,只要是同志,不管是1还是0,或多或少都会带一点女气,哪怕是一些外形很阳刚的同志(当然,他们不会承认自己女气的),也会在一些不经意的细节中体现出女人的气质,比如我认识的一个肌肉猛男,30好几了,留着日本人式的胡须,短得不能再短的小平头,翘臀粗腿大胸,可是一开口唱歌却是“郎君啊,你是不是饿得慌,你要是饿得慌,对我十娘讲,十娘我给你熬鸡汤”,实在是让人啼笑皆非。

很多同志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在人生的某个阶段,暗恋过身边的直男朋友,这样的暗恋总的来说无疑是痛苦的,煎熬的,但往往又让人不能自拔,以至于很多同志明知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却依然是乐此不彼。

理智一些的呢,最终可以控制自己不切实际的幻想,放弃对直男的追求,转而到同志圈内按照类似于直男气质的标准寻找恋爱的对象,而不理智的呢,终日就沉浸到对直男的幻想之中,就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结局是什么,不说大家都知道。

我的初恋,就是一个直男,不知道这段恋情到底给我的人生带来了多大的影响,现在回想起来,心中还有一种淡淡的苦痛,并夹杂着些许的甜蜜。

我是很早就确认自己的性取向的,基本上从初中开始,就已经对身边的男孩产生了好感,但是即便是到了高中遇到长皮猪,那样的情感,也只能说停留在好感的阶段,还上升不到恋的层次,真正的初恋,发生在自己的大学阶段。

在未考取大学以前,对大学的生活,充满了期待,除了一个崭新的环境以外,还憧憬着在大学校园能够遇到自己心仪的朋友,那么多同学,那么多校友,总能找到一个跟取向一样的同志吧。

遗憾的是,当时的校园氛围实在是太封闭,连互联网都没有,每个类似我们这样的人,都把自己深深地埋藏到了套子里面,让人看不出一丝蛛丝马迹,当然,那时候青涩而单纯的我,即便是对方有些痕迹,也不会像现在浸淫于同志圈10多年的我一样,能够洞察秋毫,立马看出对方六耳猕猴的原型。

就这样,我始终认为自己是大学里面唯一的一个同志,2年的时间就这么郁郁寡欢的一晃而过,加上对学校,专业都毫无兴趣,我的大学生活变得越来越毫无追求,开始在一些歪门邪道上动起了脑筋,比如在学校里面开了一家书屋,专门出租一些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给同学,做起小生意起来。

本来认为自己的大学生涯会这么波澜不惊的虚度而过,没想到大三的时候,他的出现,让我体会到了男人之间还能够产生朝思暮想,魂牵梦绕的感情。

那是大三上学期刚刚开学,眼看着又快到一年一次的迎新日子,赶紧去批发市场进了一批被子蚊帐脱鞋等生活用品,准备卖给新生挣点外快。

记得大概是新生入学的第二天,早早的就把商品摆了出去,同时打出了出租武侠小说的广告,然后就耐心的等待生意的来临,没有生意的时候就坐在摊位上看小说,突然,听到一个颇有磁性的声音问道:同学,这个蚊帐买多少钱?抬头一看,眼前一亮,面前站着一个高个子的男孩,为什么会眼前一亮呢?要知道贵州的男生一般来说都是瘦瘦小小的,超过170的都不多,而且都比较瘦弱,而这个男孩,估计得有180左右,并且很结实,是贵州人中很少遇到的那种高高大大的类型,留了个小平头,眼睛不大,单眼皮,男孩味道十足。

回过神来,报了个价格出去,男孩也没有还价,就买了下来,不过提了一个要求,说他不会挂蚊帐,问我能不能帮他去寝室挂一下,当然了,良好的售后服务是必须的,我带上钉子与锤子跟他到了宿舍,他的床位是靠窗子的上铺,挂起蚊帐来还挺费劲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给他弄利索了,男孩对我颇为感激,告诉我他的名字叫做晓,问了我的名字,还有住哪个宿舍,说有机会来找我玩,我告诉了他我的宿舍,并且说我在出租武侠小说,欢迎他来照顾生意,就这样我们就算认识了。

其实一开始也没有把这段邂逅往心里去,毕竟那时候还不到20岁,对爱情只是一种朦朦胧胧的向往,或者,确切的说,内心里并不知道爱情究竟是什么。

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晚上,晓就出现到了我的宿舍,说过来看看我出租的武侠小说都有什么,就这样,我们开始聊了起来,末了他回去的时候借走了几本小说,等到看完了还回来的时候,我执意不收他的租金,当然,那时候可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只是觉得这个男孩挺阳光的,跟他挺合得来,所以就没有收他的钱了。

一来二去,大家就熟悉了起来,慢慢建立了友情。我知道他家境很殷实,父亲是出版社主编,母亲是外贸公司经理,而他从小酷爱运动,特别是篮球与短跑,刚入学不久,就被选拔到了系篮球队与田径队。难怪那么结实,原来是个运动健将。我跟晓的性格都差不多,对未来充满了幻想,聊得很投机,渐渐地成为了无所不谈的好朋友。

虽然我们不是一个系的,我又比他大两届,不过大学的学习环境毕竟比较宽松,压力也不大,除了各自上课时间以外,大部分的时间我们都呆在了一起,一起去食堂打饭,回到他的宿舍一起吃,下午一起去操场打球,想学习的时候晚上一起上晚自习;不想学习的时候晚上他就到我的宿舍陪我一起守书摊,他躺在我的床上看小说,我就躺在他的大腿上跟他闲聊;要不就跟他一起到他宿舍打拖拉机(那时候整个校园都流行玩双升),实在太晚了,我就在他宿舍跟他一起睡,虽然他宿舍楼离我的宿舍楼就20米!

可是,不知不觉中,我感觉对他越来越依恋,只要一刻不见到他就心里发慌,可真的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又会经常为一点小事情发脾气,而且,奇怪的是,根本不敢注视他的眼睛,如果跟他对视,就会觉得心跳加快,满脸通红,难以呼吸。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晓的依恋与日俱增,而晓对我呢,一直都是很好,非常好,加上他属于那种典型的大男孩性格,大大咧咧的,并不注重小节,比如我们之间因为不是同一个班级,甚至不是同一个系的,当然不会每天都呆在一起,但是不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会互相写纸条,让彼此都认识的人带给对方,当然纸条的内容无外乎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琐事,有时候也会互相送对方小礼物,几块巧克力啊,一盘磁带啊什么的,特别是他过生日的时候,我送了他一瓶洋酒,而我过生日的时候,他送给了我一个随身听,这在当时的经济条件来说,都是相当大的礼物了。那时候的学生生活可没有现在那么丰富多彩,大部分的消遣不是去游戏厅玩游戏,就是到录像室去看录像,而我跟晓都不喜欢玩游戏,所以很多时候都一起逃课去看录像,因为学校是在郊区,所以还要坐上校车到市区去玩,记得有一次去看录像,宣传海报上写的天花乱坠,大意是某某明星扮演的,很好看,结果进去以后,才发现放的片子跟宣传的大相径庭,而周围的观众也没有任何异议,原来我们进去的都是情侣包厢,这些情侣为的是能有一个地方卿卿我我,亲热一下,谁会注意录像的内容好看不好看呢。

好笑的是当时晓就气得脸色发青,拉着我出了录像厅,说宣传是骗人的,执意让卖票的给我们退了票,其实人家肯定也觉得奇怪,两个大男孩一起来录像厅的包厢,估计也是第一次遇见吧。

因为那时候自己做租书生意,所以生活费比较宽松,出去哪里花钱都比较大方,但是一点都不计较,为自己喜欢的人,花的挺心甘情愿的。有几次,晓对我说,其实你长的很好看,要是你是女孩子,我就找你做我女朋友了。还真别说,20来岁的我,皮肤白皙,身材高挑,眉清目秀的,确实长的挺好看,每当他这样对我说的时候,心里总是乐滋滋的,美得不得了。

我对晓的感情越来越深,开始到有点不能自拔的地步了,那时候大家都还没有手机,连PP机都没有,宿舍里面也没有电话,每当晚上不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会到宿舍的走廊上,呆呆的看着对面他的寝室,看他在房里做什么,有时候会一直这么凝视一个晚上。还有,就是越来越不能容忍他跟别的男孩有什么亲密的举动,或者语言,跟女孩腻在一起倒还能忍受,要是跟男孩子在一起,稍微亲热一点,看到以后就会大发雷霆,记得有一次,他到我的寝室来玩,那时候他已经跟我的室友都很熟悉了,所以跟一个同学开起了稍微出格一点的玩笑,我当时就气得满脸通红,跟他大吵大闹,而他,什么也不说,只是对着我坏坏的笑着。

反过来说,我感觉晓也开始越来越在乎我,那年的学校运动会,晓参加了800米比赛,我在旁边给他呐喊助威,第一圈的时候他遥遥领先,结果第二圈的时候被后面的一个同学超了过去,我实在是接受不了心中的他输给别人,转身就离开了运动场,后来晓找到我,气愤地问我为什么不一直看完他的比赛,说他被那人超过以后,还一边追赶一边在人群中寻找我,想从我身上得到力量,结果看到了我离去的背影,一下子就失去了赶超的动力。我颇为内疚,当然也不好意思说接受不了他被别人超过,只是安慰他不是对他失去信心,而是班级的跳绳比赛开始了,每个人都要参加,所以没有时间看完他的比赛。

那时候同学之间都非常单纯,也没有人把我跟他的亲密想到同志的情感方面去。我对晓的感情是纯洁的,不带任何欲望的,就像一张白纸一样,我只是纯纯的去爱,去付出。

记得那时候,他们宿舍的室友总是笑话他是驴,什么意思呢,顾名思义,就是他的那家伙特大,跟驴的一样,洗澡的时候被室友看到了,所以室友总拿这个跟他开玩笑。每当这个时候,晓总会很骄傲的说,我这个才叫JB,你们那么一点小玩意,也叫JB吗?

要知道,那时候我跟晓亲密到经常会在他寝室跟他一起同床共枕的地步,大学的高低床其实挺窄的,两个人睡起来自然很挤,而我,从来没有说在睡觉的时候找机会碰一下他的大家伙,不是不敢,而是压根就没有那么想过,只是轻轻的用手摸着他健壮的胸肌,紧紧的靠着他的身体,感受到他暖暖的体温,就能够非常幸福的安然入睡,不带一点私心杂念。

这不由让我想起了,进入同志圈子以后,时不时会出入于一些同志渔场,记得有一次,在牡丹园的树林之中,遇到了一个比较妖娆的小骚骚,他跟我擦身而过,风流地哼着小曲儿,什么样的曲调我现在已经忘记了,但是那歌词我倒是听得真真切切,他唱的是:啦啦啦啦啦,我向他的大JB飞过去!千真万确,如果换成现在的我,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像他的大JB飞过去,而且迫不及待,回想到这,不由得对我当时那么单纯的爱情感动得想哭。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跟晓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可以说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我们一如既往的一起上自习,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逃课去看电影,互相赠送着小礼物,依然互相给对方写纸条,那是一份怎样特别的感觉呢?我肯定是爱着他的,因为我依旧不敢直视他的眼睛,跟他在一起我的心跳依然会加速,晚上我还是会到走廊上凝视他的房间,而他呢?我认为他也是爱着我的,为什么这么认为呢?是因为对于这个问题我并没有怎么深想,跟着感觉走吧。

转眼间我跟晓认识几个月了,我发现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越来越有一种若有所思的感觉,心里隐隐约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又不知道是什么。很快就到四月八号我的生日,晓很早就说好跟我一起过的,那一天他请我到饭馆吃饭,又带我到市区玩了一天,很巧的是,奶奶去我父母家了,晚上我们就没有回学校,一起到奶奶的小阁楼住(见博文奶奶的小阁楼),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跟晓躺在奶奶的大床上,晓突然说要问我一个问题,说这个问题他考虑了很久了,我说你问吧,现在具体是什么说法已经记不清了,大体就是问我性取向方面的(好像问得挺含蓄,不过我当时就知道是什么意思),正如我前面说的一样,虽然并没有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但我一直认为晓对我的感情跟我对他是一样的,当时我的感觉是他正在对我表白,因为害羞,所以也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反问他是怎么认为的,晓回答到,因为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感觉我跟他在一起就像那些女孩子一样,我默认了,没想到晓的回答有如晴天霹雳一般,他说他早就猜到了,只是怕伤害我一直没有说,他把我当做最好的朋友,最大的愿望就是以后大家都能出人头地,然后哥俩一起去泡妞,那该多爽啊!还问我是否能改变过来,后面还说了一大堆的话,反正我是一句也听不见了,当时脑海里面只是一片空白,有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整个晚上是怎么过来的,已是浑然不知觉了。

第二天回到学校,把他送给我的所有的礼物整理了一遍,然后写了一张纸条,大体是说既然如此,我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面对他,以后不要再来往等等,然后到了他宿舍,一起给了他,当时那种伤心欲绝的感觉,现在依然历历在目。没想到下午的时候,晓又到宿舍来找我了,把我叫到体育场,说要跟我好好谈谈,说我怎么会那么傻呢?他是不可能跟我绝交的,如果我改不了,那么他可以跟我做比好朋友关系跟深一步也就是兄弟兼情人那样的朋友,他给我保证,在我毕业前不找女朋友,就跟我在一起。听到这些话,那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好像是得到了重生一样,感觉从地狱一下子又踏进了天堂!

晓是一个恪守诺言的男子汉,虽然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他真的在我毕业前没有接收任何一个女孩子的感情,而我呢,我只需要单纯的爱着他,依恋他,只要他能接受我对他的爱恋,那就足够了,我们一如既往的在一起吃饭上自习玩耍,我依然会像以前那样到他的宿舍留宿,还是能够抱着他的腰贴着他的身体安然入睡,没有想过得到他的身体,当然也没有想过能够真正得到他的感情,我只要爱他,只是爱他,就可以,我们之间最亲热的举动就是有几次他到我宿舍来陪我守书摊,我头枕在他的大腿上看书,有时候会情不自禁的起身在他的脸上亲一下(连真正的接吻都没有过),每当这时,晓总是坏坏的笑着,而我,好希望时光能永远停留在那一刻。

跟晓在一起的两年时光,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日子,虽然我并没有真正得到他的爱,但至少,他接受了我对他的爱,精心呵护我,保护我,让我在那青涩的年龄没有受到伤害,也让我知道了什么是恋爱的感觉,这种感觉,跟他分开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我知道他跟我不是一样的,他信守诺言陪了我两年,我已经知足,我爱他,我希望他能够得到幸福,因此毕业以后我就再没有主动找过他,我依然会通过各种途径打听他的消息,知道他在我毕业以后就找了一个女朋友,两人关系很好,再两年他们毕业以后一起去了深圳,然后,就再也没有消息。

这就是我的初恋的故事,不知道是喜是悲?我想应该是喜悦大于悲伤,快乐大于痛苦吧,至少我已经爱过,否则也许这一辈子就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了,有时候梦里还会梦见晓,总是朦朦胧胧的,不知道他现在身处何方,我想应该是做了某个美丽女孩的丈夫,某个可爱小孩的父亲了吧,不管怎么样,我衷心的祝福你,能够一生幸福!

晓,你在回忆往昔的时候,是不是偶然还会想起我呢?

对你的思念,是一天又一天的,孤单的我还是没有改变,美丽的梦,何时才能出现?亲爱的你,好想再见你一面……


®天津同志网™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天津GAY故事:我的初恋是直男(图) - 天津同志 +复制链接
㊣ 本文永久链接: 天津GAY故事:我的初恋是直男(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