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故事:在同志浴室体验同性搓澡的那些事儿(图)

天津同志

同志故事:在同志浴室体验同性搓澡的那些事儿(图)
同志故事:在同志浴室体验同性搓澡的那些事儿(图)

作为同志,跟非同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很少,但有一天在澡堂子里洗澡时,我看见了一个自己很喜欢的中年同志横陈肉体在案板上,逆来顺受地接受搓澡工人的大肆蹂躏,突然就来了灵感,是呀,如果自己也当搓澡工,不就可以正大光明地接触到形形色色的成熟男人吗?拿定主意之后,我兴奋得躺在床上睡不着觉,翻来覆去地折腾,憧憬当了搓澡工后的灿烂前景。

第二天就开始留意报纸上的招聘广告。大众化的澡堂子不能去,条件简陋不说,洗澡的人也多是附近的居民百姓,卖菜的,拉人力车的,三六九等,样子脏兮兮的,自然难以让我倾心。自己不是为了挣钱才屈身去干搓澡,澡堂子里人多也没有用,苦累不说,人多还容易耽误事呢。怎么也得选择中档以上装修得漂漂亮亮的洗浴中心才行,那里才是商界精英政界成功人士喜欢光顾的地方。很快就找到了一家即将开业的名为碧龙池的洗浴中心的招聘广告,招聘搓澡工若干,又刚好离我家不远,每天上下班都要从那儿附近经过。

心便狂跳,做贼了一样,只好先忙别的事情,等情绪平稳下来了,才抓起电话拨过去。是一个女人接的,声音有点粗,也有点懒散,像是不经意间拨错电话惊动了谁家的大妈大婶。这让我镇定不少,如果上来就是标准的普通话,用银铃般的声音对你说,您好,这里是碧龙池洗浴!请问先生有什么事?可能我就慌神了,临时打退堂鼓也说不定。我说我在报纸上看见广告,你家要招搓澡工是吗?

那女人似乎有点为难,她迟疑着说,现在还正装修呢,过几天才开业,你贵姓啊?我就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他,因为看起来是很吉利的字眼,就打趣说,我的名字能给你家带来滚滚财源。她听了笑起来,可能一下子就印象挺好,她说这样吧小伙子,你把你的传呼号留下,等需要的时候我们就传你。

大概在两三天后手机响了,通知去面视,我就骑了自行车去了。装修还没有完全利索,稍显凌乱,几个工人模样的师傅不断地出出入入搬搬运运,做最后的收尾工作。在一间小屋里我看见了老板,一个胖乎乎样子很和善的中年男子,说中年也差不多有五十岁了,皮肤很白,穿了件黑色的皮外套,使整个人显得干干净净的,再配上漂亮的五官,想不让我动心都难。他听我撒谎说已经干了好多年的搓澡了,就问我有没有认识的小姐可以带过来,这样的暧昧,让我对他的欲望愈加浓烈,如果我真有认识的小姐就好了,说不定还可以跟他就这方面的事探讨一番,但是遗憾,别说认识,活了三十来岁,对小姐都不曾接触过,也打心眼里不愿意接触。

我只能如实说没有认识的,而且我是河北来沈阳打工的,也不是他希望要的扬州搓澡,不过沧州搓澡也很有名啊。来应聘搓澡工的,除了我还有另外三个人,有个身材不高穿件脏了巴叽外套的中年男子跟老板说自己不但能搓澡,还会按摩,说着,撸胳膊挽袖子还要给老板按几下,让老板尝尝滋味,被老板摆手阻止了。我松了口气,悄悄打量这男子,心想他对这份工作这么急切,只单纯是为了生计吗?该不会跟自己一样也是个基佬吧?可能老板想看谁的腿脚勤快,就让几个人帮着干点杂活,自然都不甘落后奋勇争先,然后老板就让大家回去听信。

没干过一天搓澡,现在却要应聘这项工作,如果不是狗急跳墙就一定是疯了。我属于前者,为了实现心中的梦想,就是铤而走险也要试一试了。为了不打无准备之仗,现上轿现扎耳朵眼,晚上去家附近的澡堂子偷偷学艺,装作浴客进到里面,一边冲洗一边看搓澡师傅给别人搓,把那一招一式,包括从头到脚从正面到反面的程序都一一看在眼里,记在心头,为加深体验,还躺去案板上让搓澡师傅给搓了一回。

虽然以前曾无数次地搓过澡,但那时候根本不关注这些细节性的东西,只留意搓澡工的姿色,留意能不能跟他有身体上的暧昧接触。

不过感觉搓澡挺容易的,只几分钟就学会了,还窃喜,作为只喜欢男人的基佬,对男人的肉体天生有亲近感,知道男人的敏感点在啥地方,又有按摩手艺,搓澡时可以充分发挥这些长处,肯定比一般的搓澡工有更上佳的表现。

就有点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亢奋着,盼望快些接到上岗通知。在街上再看见成熟稳健帅气的男人,也不急得抓耳挠腮了,只胸有成竹地微微笑着,好象他们已是瓮中之物,早早晚晚会被自己吃到,别提心里有多美了。

接到通知是在傍晚,不是正式的上岗通知,老板说今天晚上浴池试营业,邀请了自己家的一些亲朋好友来洗澡,让我们几个去试手法。毕竟做贼心虚,事到临头我又紧张了,我说我只会搓澡和简单按摩,穴位我找不准。他说没事,一会儿我来两个朋友,你给他们按按,按舒服了就行,这些四十多岁的人经常到这种地方,你知道他们喜欢啥,怎么舒服你就怎么给他按。怕我不去,他还保证说,你来吧,只要你手法差不多我就用你。

将近九点钟的时候,我惴惴不安地去了。怪不得老板着急,算了我才只来了两个搓澡的,另一位是真正的扬州搓澡,上次应聘时并没有看见他。在门前的凳子上坐下来换鞋时,一名中年男子走过来,伸手在我肩膀上捏了捏,笑着说,这大体格子,搓澡肯定有劲儿!我上次来见过他,是老板的亲戚。老板娘听了他的话,也在柜台后面赞许地笑着看我,我心里突然就觉得有底了。

客人没到之前,自家人先洗,看见老板白白胖胖的光身子,我心中怦地动了一下,但考虑到自己的搓澡技术,还是忍痛割爱,主动让扬州人给老板搓,自己给老板身后一个健壮的年轻后生搓,反正来日方长,不愁没得吃。开始我以为这个漂亮健壮的小伙子是老板的儿子,看起来两个人也的确十分相象,小伙子除了漂亮,人也结实匀称,板寸头黑亮亮的,皮肤透着青春的光泽,而且极富有弹性,只不过因阅历关系,没有老板那样的成熟稳健,开始时他还难为情,不肯过来搓澡,身体躲闪着羞涩地摇头说,我冲冲就可以了,不搓了,我热情地上前去拉他才跟着过来了。

就搓起来,像干了多少年一样的熟悉老练,是因为自己倾晴投入的缘故吧?边搓边唠,原来小伙子并不是老板的儿子,而是老板的外甥,才读初二,却已经比舅舅高出有一头了。抚着他粗粗的家伙,搓他大腿两侧和沟内的感觉真好,他小山丘一样高耸的臀部更是让自己痴迷。只奇怪,自己这般细细地抚弄,他那里咋没有啥反应呢?

扬州师傅按部就班地给老板搓澡,只单纯地搓澡没有按摩,连搓澡结束后挤压腰眼的动作都没有,这可是让客人感觉很舒服的画龙点睛之作。只片刻工夫他就搓完了,快得连老板都有点难以相信,把脑袋从案板上扬起来问他说,完了?扬州师傅点点头,脸上没有一点表情,他的性格似乎很内向,不爱言语,自始至终我就没听他讲过一句完整的话。

客人肯定不会喜欢这样的闷葫芦,老板自然也要站在客人的角度为客人们着想,雷子感觉这师傅的前景不妙,不过现在只我们两个人,倒不存在竞争问题。老板从案板上下来,低头往身上看,忽然指着自己的胸口笑着说,搓破了。我就更是为扬州师傅捏了一把汗,因为刚开始时我听见老板嘱咐说,他身上有癣,轻点给他搓。

我第二个搓的是小伙子的老舅,三十出头的样子,人瘦得近乎皮包骨头,一搓皮肤就红红的,我便不敢用力,征求着他的意见轻轻地搓。他也难为情地笑,而且有点怕痒似的,搓完澡即可,不让我按摩。

这家人给我的印象个个都好,看着都那么和善,没有一点飞扬跋扈。我给一位细皮嫩肉操着南方口音据说是翻译的客人搓完按摩时,他无比舒服的样子,哎呀着叫,连声说,手法真好!手法真好!正在旁边莲蓬头下冲洗的小伙子听了忽然开口说,我们这里的手法都好!我闻声看过去,眼睛顿时一亮,好个漂亮又健壮匀称的小伙子,二十六七岁,白杨树一样挺拔。

也许他才是老板的儿子吧?听见客人夸奖我,他不免也得意高兴,所以才说出那样的话来。刚好给南方客人搓完了,我笑着对他说,来,给你搓搓。他也笑,却摆手,显得关系很亲近地说,不用,都是自家的,不用。他还笑着问我说,你啥时候来的?他的亲和,他年轻健壮的体态,还有他漂亮的相貌,让我实在不舍得放弃,我劝着他说,今天是开业的第一天,应该搓。他只是坚定了立场不搓,他说我一会儿就走,还有事。

最后进来的这位客人,身材高大,粗壮魁梧,相貌和体态都非常诱惑,看着就不像是寻常之人。我抢在扬州师傅前边先迎上去热情地招呼。

因为是老板请来的,又免费洗澡,今晚的客人大都和颜悦色的。他站在莲蓬头下冲洗时,我看着他挺拔的身姿和硕大饱满的胸肌和鼓鼓的后臀,早已痴迷,跃跃欲试简直是迫不及待了。

当把两只手结结实实地按在他赤裸的身上自由游动着时,我激动得都要哆嗦了,甚至有点恍然,这是真的吗?这么漂亮健壮的男子,躺倒在自己身前听凭自己的摆布,这在以前就是做梦也不敢想啊,挤公交车时贴了哪个漂亮男子的屁股打一炮就得兴奋好几天呢。

搓着澡时,我大加称赞他的身体,捎带着问他多大年纪,他只笑着让我猜,我仔细地上下打量他一番,说四十六七?他笑了,说五十六。我吃惊,难以置信,五十六岁的男人还有这样挺拔的身材和强健的体魄?而且他脸上虽然刚毅,却绝对看不出半点沧桑。

搓澡之后为他保健按摩,自然是使尽了浑身解数。按理他应该去楼上的休息大厅里找小姐完成这些,我只需简单地敲几下大腿和按按后背让他放松一下即可,但我却全套地为他做下来了,从上到下,从正面到反面,比正常的四十五分钟延长了许多不说,最后还别出心裁地为他做起了性保健按摩。我之所以大胆至此,也是他老老实实的顺从无形中纵容了我。

一般说,不管男女,前胸是不在按摩范围之内的,但除了下体和后臀,最具男人魅力地方就是他宽厚的前胸,我不碰它怎么甘心?我的两只大手掌分别按压在他两块高耸的胸肌上,力度适中地搓揉,还再三嘱咐他放松,全身放松,他就轻轻动动身子,以示全身心都放松了。

他这样听话地做着的时候,我整个人轻飘飘的,幸福得都沉醉了,俨然自己是妇道人家嫁了个好老公。按摩到腹部时,奇迹发生了,他的家伙一点点地硬挺起来,旗杆样竖在那里。扬州师傅钻进小屋里蒸桑拿去了,诺大的洗澡间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也许正因为如此,他才不觉得难堪没有一点不自在的表示吧?我也因此更加大胆,而且他纵容自己旗杆猛竖也鼓舞了我,我当即就给他做起了所谓的性保健按摩,先从会阴开始,然后是阴囊,很快就直接搓弄他硬挺的家伙了。

可能我们俩都在亢奋中,都有点身不由己,也都忘乎所以了。我意乱神迷,大胆狂妄,几乎就是在一下一下地手动着为人家打飞机了。就在这高亢地奏着春花秋月美妙乐章的时刻,他却忽地坐了起来,动作很迅猛,我突然受到惊吓,手上的动作也马上就停止了,悬在半空中。我的第一反应是,可能他一下子觉得不对劲了,意识到我是在玩弄他了。

惊慌失措之时,我也不知道该咋办才好了,整个人只呆立着,失魂落魄,静候着他发落。而且我注意到,因极度的亢奋和刺激,自己下边硬邦邦的不说,还湿黏地滴垂着。他却压根没关注我,一直没有吭声,就那么勾头坐了半天,想心事似的,然后才轻声问着我说,冲一冲吧?这样说时还低着头,不自然的样子。

我立刻就明白了,他之所以慌张地坐起身来,是因为他体内翻江倒海般的岩浆要喷薄而出了,难怪他坐起来后先急忙地低头去看下身,见没有东西出来才放心。我马上又恢复了常态,说别着急,我还得最后给你全身放松一下。

让他再仰面躺下,他顺从地躺下了,这回我不敢再玩火,就只老实老实地为他扣击放松,不再碰他那里了。不过我大着胆子小声问他说,刚才是要出了吧?他点头嗯一声,并不说别的。我故意作着轻松的样子说没事,你跟我说一声,我手法轻点就好了,按要求,这样的动作要反复做三次呢。

看来你不光体质好,这方面的能力也挺强,好多四十多岁的人都不行,啥反应没有,你是第一次做这种保健按摩吧?他倒诚实,轻轻地点头,然后轻声问我说,小姐也这么按吗?我说不完全是,小姐按客人的要求来,不同的手法,价位也不一样。他离开了,我竟然很怅然,心里空落落的像是失去了什么。

深夜,换鞋准备回家时,柜台后面的老板娘冲我笑,很神秘地说,你知道你刚才给按的那个人是谁不?我愣怔,我一个搓澡工当然不知道。她仍旧笑着说,他就是管这个的,他是XX局局长,他还夸你呢,说你人挺好,热情,手法也好。原来他是XX局的局长啊,怪不得有那么好的身板,平时就训练有素。

不过听老板娘这样说,我倒越发地惆怅了,我后悔没给他自己的名片,看样子他很喜欢自己为他做的这些,如果他需要,自己是可以上门服务的,在自己家里,不用顾忌很多,就保不准会有啥事情发生了。


®天津同志网™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同志故事:在同志浴室体验同性搓澡的那些事儿(图) - 天津同志 +复制链接
㊣ 本文永久链接: 同志故事:在同志浴室体验同性搓澡的那些事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