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Gay男人找MB的经历(图)

天津同志

天津Gay男人找MB的经历

天津Gay男人找MB的经历

几年了,一直把它当作一个可以参照他人,了解自身的地方——确认自己的同性恋(至少也是双性恋)身份已是好几年的事情,可是从确认自己的取向,到后来发展到找MB这种被性所驱使的活动,都是自己“摸着石头过河”——这种摸索现在还在继续中;更为重要的是,自己很难去了解其他有同样取向的人的想法以及作为同志的喜怒哀乐。而在论坛里,无论是各位笔下的故事,或是记录的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甚至只是简单的回帖,都能让我对我自己也是其中一员的“同志”这一群体有所了解,也对我自己有所了解。写这个帖子,希望通过记录自己找MB的事实来回忆自己从少年到青年阶段对同性之间“性”、“情”的思索和认识,也算是在长期分享别人经历之后通过自己的一点故事给这个论坛增加一点内容。

如果你像我一样,从来不敢在生活中暴露自己的身份,不愿意、不敢或者发现难以找到可以跟自己分享的同伴;同时,又经常被孤独困扰,开始逐渐为自己逐渐增大的年龄担心,甚至只能通过找MB来满足好奇或者发泄欲望,我愿意与你在这个帖子交流!

那是好几年前了。自己刚刚通过网络对同性恋的各种定义和描述作了详细地了解和对比自身进行参照,逐渐开始确信自己对男性的幻想不是暂时的(我之前一直以为到了一定年龄自然就会变回喜欢女性)。在无数次YY和想象如何跟男人亲热和光顾同志网站以后,某天无意中在某个现已被封的网站上发现了许多MB信息,里面包括他们的照片,个人情况及手机号码等等,看着看着,荷尔蒙过剩的身体便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最后经不住诱惑拿起了电话……

见这个MB的目的,其实最开始还没想到Z爱这么直截了当的事情。不过那段时间里,在日常生活中,我的已经由青春期的YY女性转变为大部分时间YY男性了。看到身材健壮的男人,经常不由自主地YY自己如何抚摸他结实的肌肉,玩弄他的胸部,屁股……每次想到把一个大男人脱光任我摆布,下身就不由得搭起帐篷(现在早没那么敏感了,这是后话)。所以我想就算是可以看看其他男性的身体,让我随意摆弄一番就算“值回票价”了。至于性的方面——在此之前,我并无任何跟男人亲密接触的经验,连G片都没看过,只在网上看过一些裸男图片,还只是那种单纯展示肌肉而不是男男胶合的图片(那年头好像露三点的男体图片都不是那么好找,也可能是我不懂怎么找)。不过通过一些文字小说,如天津同志故事之类的,让我从“理论上”了解男人之间大概应该怎么做。当时就准备性的方面顺其自然吧。去MB住处之前,我在自动售货机上买了一盒杜雷斯,以防万一。买套套的时候自然是鬼鬼祟祟,生怕被人看到。顺便想起有次跟朋友走路经过同一家自动售货机,发现一对男女正站在那里投币,远远的看着卖套套的那一格中掉下来一盒东西……这件事情让当时还很CJ的我们讨论取笑了半天,没想到过不多久我自己就要经历这个,不由产生一丝道德上的负罪感。

不过在去MB住处的出租车里,这种负罪感很快就被紧张和兴奋所代替——一边跟出租车司机聊着天以驱除紧张,一边在心里默默想着一些注意事项。我相当担心跟MB的接触会给自己带来什么身体上的麻烦,所以心里一直默念着,提醒自己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保持清醒,不要被MB的指甲什么的弄伤,不要沾上他的体液,如果Z爱的话一定要早早带套套,诸如此类。现在想起来,虽然当时已经有了防范意识,但那点知识仅仅是从“防艾要带套”、“HIV通过体液,血液传播”这类公益广告中得来,我当时并不了解除了致命的HIV还存在着其他多种性病,更不了解它们的的传播方式,这些东西都是好久以后才慢慢了解的(后面会写到)。否则,凭我这点胆量,可能这种事情一次都不敢尝试。MB(以下称他为A)住的地方比较偏,司机也不大熟路,拐来拐去,还在路上停下问了好几次人,停了好几次才找到地方。

接近目的地的时候我就给A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快到了。等车停稳的时候他告诉我他的具体方位,我没怎么费力气就找到了他的住处。现实中的他跟照片上差不多,穿着紧身小背心,恰到好处的露出身体各部分的肌肉,不过举止之间略有阴柔之态。他把我带到他的卧室里,似乎想马上就开始行动。我让他不要忙,先跟我说会话。言谈中,了解到他东南某省人,在这个城市从事广告工作,干这工作一方面为了钱,另一方面也是“性”趣使然。他一边说着话,一边用一根手指在我身上划来划去。一般来说,我不喜欢别人用这种方式触碰我,与这种挑逗式的触摸相比,一个有力的拥抱更让我着迷。不过当时自己也非常老实,竟然任由他动作,没有想到在他身上摸两下顺便验验货。闲扯了几句话之后,他动来动去的手指实在让我腻烦,我也十分希望在他身上一探究竟,终于开口:“把衣服脱了吧。”

现在回想起来那天晚上,我觉得对于上床这回事,他比我还急。一等到我开口让他脱衣服,A便迫不及待的扯下自己的背心和裤子,男人的一切隐秘开始展现在我的面前。我也按捺不住,双手在他身上活动了起来。他的身体条件看上去非常不错,隆起的双臂,胸脯的肌肉也非常明显,而在他脱下长裤后我发现他在里面竟然穿了一条丁字裤,等于整个屁股露了出来,只在第三点处有一块小小的布头遮掩,这不由让我暗暗嘲笑这人还真骚。我在他身上上下其手之余,不免有些失望。他的肌肉可以用“徒有其表”来形容,看上去有型有状,摸上去却软绵绵的,像是一个从前做过健身的人长期停止运动以后的那种感觉,光剩下一个表面而已。他把衣服脱光以后便躺在床上,任我在他身上游弋探索。我脱的只剩内裤,趴在他的身上,从头到脚把他摸了个遍,算是满足了自己对其他男性身体的好奇心。从前看到穿衣服的俊男总是幻想把他剥光抱在怀里玩弄将会是一番什么景象,这下真的做到了,却发现也不过如此而已。不过A闭着眼睛任我为所欲为的顺从态度就足够自己产生快感了。他一边被我揉搓着,一边小声的呻吟,而且我感觉这不像是假装,从他的JJ自从他脱了衣服以后就处于最坚硬的状态这点就可以看出,我摸到他JJ的时候发现那活儿紧紧贴在他的小腹上,对他刚才说的做MB同时是为了“性”趣的话不由确信不疑。

把他摸了个遍,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以后,就有点觉得不知道干什么好了。虽然这种肌肤接触和对男人身体的首次近距离观察让我的身体也兴奋了起来,我却不太明白接下来如果真要Z爱该怎么个开始法(当年G片都没看过,不懂可以原谅吧?)。A这个时候倒急了起来,趴在床上翘起PP让我进入他。他这时候像变了个人似的,声音、动作都变得像女人一样,时不时还发出撒娇似的“嗯嗯”的声音,这让我十分倒胃口。我喜欢男性,是因为喜欢那种的雄性气质,而不是他扭捏作态的学作女人的举止。不过事已至此,我也想不出什么不做的理由,只好“在实践中学习”,提枪上阵。

我先脱去裤子,给自己带上套套,之后撕开另一个套套套在手指上,准备探入他的PP。他一下子阻止了我,在床头摸出一瓶油,让我先倒点上去润滑。润滑油这个东西好像是我当年看过的同志小说里不曾提到的,我从来不知道Z爱还要用这个。我自然不能暴露自己孤陋寡闻的事实,反而装成老手的样子告诉他“不用才有感觉”,呵呵。不过,最后还是按他说的做了——先在他的后庭倒了点油,然后探入手指。本来觉得插入手指这个动作应该很能令自己兴奋,不过当时楞是一点感觉没有,不但没有,还突然联想到一些肮脏的东西,觉得有点恶心。手指弄了几下,A示意我换JJ来,我勉强把jj放到洞口,发现小dd已经软了下去。我的兴致本来就减了大半,这时候便建议不用再做,让他躺在床上陪我聊聊就好。A却说什么都不愿意,继续“嗯嗯”的撒娇表示抗议后,让我躺在床上,他坐上来提供“主动服务”。我任其摆弄。他一边帮我套弄,一边摸着我的身体,试图让我兴奋起来。等JJ稍微有些硬的时候,便试图坐上来。无奈平时总是时不时就BQ的小dd这晚总是不在状态,半软不硬。他试了几次,只得作罢,向我抱怨道:你的怎么总是不硬啊……我也有些尴尬和无语。他可能也察觉我的生手身份,帮我下台说:可能你太累了吧?也挺晚了。又拿出纸巾帮我细细的擦身上的汗水,十分体贴的样子。不过那看人的眼神,当真幽怨无比……我跟他聊了几句他的工作,据他说,他只是大学的时候跟人做过,做MB后我还只是他的第二个顾客,他兼职做MB赚钱主要是为了供现在住的这个房子,等等……

简短的聊天两次被我的电话打断,先是接了一个朋友的电话,后来又是在楼下等我的Taxi司机,提醒我要准备走了。于是我跟A告别,让他注意卫生,安全第一。他十分感动的样子,我在车上的时候还给我发了条短信来表示感谢。

这次找MB本来就没有带太多的目的性,近距离的接触观察对我来说已经足够。自己的临阵退缩虽然是事前没想到的,但也完全不是什么遗憾。如果觉得有什么不足的,就是没有能好好跟这个MB聊聊同志的话题,看看他是怎么样发现自己G的身份的。毕竟当年在我的生活圈子,能找到个人说这个话题太不容易。

这次找MB的事没有在我心中留下什么负面影响——第二天早上醒来,头天晚上做的事情就变得好像是个梦一样遥远。在生活中,我继续勤奋上进着。在回忆里,我只把这事情当做花钱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让我通过MB观察接触了其他男性的身体的一次经历;丝毫没有因为自己找过MB有什么负罪感或者激起了更多的欲望。而这个彬彬有礼的“高素质”MB造成了我对MB的第一印象,让我丢掉了应该具有的警惕,直到一年多以后第二次找MB时,自己才意识到这一点……

通过第一次找MB,满足了我观察触摸其他男性身体的愿望,这点好奇心满足以后,我就成功的戒掉了电话骚扰MB这个恶习。不过,我还是时不时的会去看那个有MB信息的网站。当年我除了看一点男人图片和同志小说,不但不知道一路同行,连同志BBS或者聊天室的存在都不知道(之后知道了也没怎么用,插叙中会说)。所以MB们成了我唯一知道的活生生的同志例子。都说校园里的同志多,我却从来没在身边发现过明显存在的Gay。看天涯上的描述,出现过六人间宿舍里有五个人是Gay的事,实在是太彪悍的比例。据我从前看过的一个调查,说会喜欢同性的男人的比例是百分之十。“崇尚科学”的我还是比较相信这个数据的。当时班上有二十来个男生,其中一个公开说自己是双性恋,不过他已经有女朋友,平时又一副很Man很痞的行径,大家都当他的话是开玩笑。我套用这百分之十的比例,“科学地”推算出一个悲哀的结论:除了这个有女朋友的痞子,我是班上唯一喜欢男人的男生……

事情离上次找MB已经过去了一年多。某日上网下载软件时,我手贱的又点开了那个MB网站。其实那个网站换来换去总是那几个MB在活跃,拼命粘帖自己的信息的同时把其他人信息刷掉。那天,突然看到我所在的城市有一个新的信息:B哥,已婚,38岁,保安工作,因家境困难赚取外快……后面有对自己的一些描述和身高体重等数据。不过跟很多MB不一样,他没有照片。这点被我理解为他有正当职业,又是已婚,不希望被熟人看到。当年对于自己是Gay这点,我虽然没有什么恐慌,但是还是十分没底的,不知道自己到底会何去何从。找女生?我对女生的感觉越来越少了,班上那几个我也看不上。找男生?我虽然对男人有感觉,可当年主要还是“欲望”上的东西,我想都没想过两个大男人怎么可以像伴侣一样的在一起(当年的真实感受),更何况现实中我一个同志都不认识。网上的同志小说和看过的不多的同志电影让我觉得“同志皆苦”。这一切已经促使我在迷茫中寻找出路了。看到这个所谓B哥的信息,我觉得这人年纪这么大一定有丰富的经历和感受,跟他接触聊天说不定可以给我什么启发。就算这个目的达不到,据他说他相貌英俊,身高体重也显示是那种又高又壮的人,我就当在肉体上过过瘾好了……
推荐同志小说
>天津同志故事:大学男老师和学生搞基
>天津同志故事:爱上那个痘痘帅男孩(图)
>天津同志:冲动激情初体验(图)

®天津同志网™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天津Gay男人找MB的经历(图) - 天津同志 +复制链接
㊣ 本文永久链接: 天津Gay男人找MB的经历(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