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同志故事:大学男老师和学生搞基

天津同志

山东同志故事:大学男老师和学生搞基
天津同志故事:大学男老师和学生搞基

《我最可爱的学生,世界上最可爱的那个男孩,我最爱的他》作者:天津酷男孩

去年夏天在天津和平区,被某校邀请为特别的客座讲师,带了两门心理和哲学课程。因为工作也没有特别繁忙,就欣然接受了。虽然在上学期间曾经想当老师,但是后来还是选择了比较辛苦一点的独自创业,所以当我受到邀请时,我什么都想了,意识到没有拒绝的理由,惟独没有想到会遇到他。

第一次注意到M是在我的哲学课上,那天我提前去了教室,寥寥数人散落的不同的座位。记得好象是第3次或者第4次,所以对于学生都还不太熟悉,而且因为之前没有教学的经验,也不知道怎么样才算恰当的师生关系。他们都和我简单打了招呼,当我视线扫到第3排时,做在靠墙的M对我笑了笑。他当时戴着白色耳机,穿着黑白相间的格子衬衫,手里拿着一瓶纸盒子装的果汁。

我回应了他的笑后,低头整理东西时突然就莫明的想笑,觉得M手里拿着纸盒子的小瓶果汁特别可爱,我又抬头看了他一眼,他在看教科书,特别特别特别的安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早已经过了相信一见钟情的年龄了,而M根本就不是我的类型,但是那一个下午的那一瞬间我忽然就很好奇他在想什么。

那堂课结束后,穿过那些问问题的学生我看到M歪头戴上耳机,然后背着书包带着淡然的神色离开了。他甚至看都没看旁人一眼,我觉得自己很可爱,我也很奇怪为什么之前都没有注意到这个男孩子。

接着我发现,每次上课他都会比别的人早到,而且都会坐在同一个位子。有一次他晚了一点,当我进教室的时候发现属于他的那个位置上坐了别的人时,我居然有点想走过去告诉那个学生他坐了别人的位置。随后M来了,他明显的在进教室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但是立刻朝着同一排的另外一边走过去,仍旧是靠墙的位置。

由于学生比较多,我没有机会和每一个人说话,也没有时间了解每一个人的情况,如果学生不主动来找我,基本上我是很难有其他办法了解他们的。而M就是一个从来不主动找我的人,我除了知道他上课和偶尔的作业任务情况,其他一无所知,就这么持续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那天我一如既往的提前去教室,为了在学生都来之前把投影课件之类的都整理安顿好,M也像往常一样坐在那个位置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进教室的时候就会习惯性的看他那个方向,看到他了,就觉得挺好。

就在我把所有的硬件都调整好时,由于挪动了一下电脑的位置,胳膊打翻了旁边的水杯,讲台上的纸张有一半被浸湿,杯子也落在了地上。我无意识的发出了响声并且弯腰把杯子捡起,起身后教室里为数不多的学生都在看着我。我笑笑跟他们说,随手拿着那一叠纸在空中挥了几下。

M离我最近,他没有出声音,但是在我清理桌面的时候,递给我了一包餐巾纸,说,给你,裴老师。那是我第一次听他说话,我也笑着接过来,说谢谢啊,M。他有点诧异,大概是没想到我会知道他的名字。我看出来他的疑惑,随即又说,我很会记名字的。他居然有点害羞,微微低头,扯掉了一个耳机,看了我一眼便回到位置上不再说话。

我猜他大概就是那种能少跟老师接触就少跟老师接触的学生吧,我很熟悉那种感觉,因为我曾经也是那样的学生。

可能是被那样的环境影响了,M每次都坐在同样的位置,喝着同样的果汁,戴着同样的白色耳机,经常穿格子衬衫背着书包一个人来一个人走的,我慢慢的特别好奇这样的一个人。他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有没有爱着的人?会不会牵着一个小女生的手?我当时没有奢望他和我一样,也碍于身份的特殊,知道即使他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转眼就到了第一次考试的时候,前所未有的人多,M照例还是第3排靠墙。其实我一直不喜欢考试的时候老师来回转悠的,但是当大家都认真低头写的时候,我看着满教室的人,突然好象是实现了年轻时候的梦想一样,为大家授业解惑,看着他们过着我曾经过的日子。

然后我就看向了M,即使每一个人都是安静的,M依旧有那种不被任何事情打扰的气质。我望着他很长时间,甚至都忽略了自己身处在什么样的环境。而M显然感觉到了我毫无戒备的眼神,他抬头了,撞上了我的视线。我可笑的慌了一下,我居然面对那么年轻的人慌乱,但是我并没有移走视线,而是对他笑了笑。

M牵了一下嘴角,快速的咬了一下下嘴唇,然后没等笑意收起就又低下了头。我是从那一刻才知道自己喜欢上他,莫名的就有了一种想把他抱进怀里的冲动。

那天下课我可以看了M一眼,可是他还是那个样子,旁若无人的,谁都不看,一个人离开了教室。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嘲笑自己,觉得自己像个幼稚的小孩子一样。

一般下午没课我都会在办公室,这期间也是学生可以随时来找我的时间。当时办公室特别的安静,我也正在做我自己的课题研究,然后就听见了敲门声,其实门是开着的。

我一抬头就看到了M站在门口,我对他点点头让他进来,其实他肯定不知道我那么平静的表面下,我的内心就在看到他的一瞬间窃喜了一下,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突然点了一下,我不由自主的就笑了,那样的笑是我控制不住的。

M半低着头,翻了翻手里拿着的几张纸,走到我身边的时候,我拉开了一把椅子让他坐下。我一直带着微笑看着他,但是在他走过来的一路都没有直视我的眼睛,我知道他是哪种学生,会觉得跟老师相处不自在,可我却越发觉得他可爱,我知道是心理作用,那时我看他什么都是好的,什么都是令人想去疼爱的。

坐下的时候,不等我问,他直接就把手里的东西递给我,说,裴老师,这是我的论文,我早就写好了,一直没交是因为我月看越觉得好象有点偏离主题了。

他没有笑,声音也不大,表情是普通的。

我点头接过来,没有看手里的文章,而是直接笑着问他,你的主题是什么?

M没料到我直接这么问了,他立刻把眼神从我脸上移走,落在了我手里的纸张上。我怕他觉得不好意思,也赶忙低头翻着,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在看,我是真的在等他回答。

M开始说的时候,我是看着他的文章的,期间我抬头看他,可是总是在我抬头的时候他就把视线落在别的地方,不是旁边的空气就是我手里的文章,好象我脸上有什么他看不得的地方一样。我想笑,想问他为什么都不敢看我,可是我还是忍住了,为了让他觉得自在,我只好假装一直低着头在听。

他简单说了一下,我转身拿起笔,那文章摊在桌子上,然后扭头说,M你坐过来一点。M把椅子挪到了我的旁边,距离很近,我一抬头就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一根一根的头发。我在他的文章上做了改动,边改边跟他讲,当然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很乖的点头,应声,甚至连异议都没有提出。

等到我说完的时候,我看着他的侧脸,说,有什么问题要问吗?他没有动,看着桌子上的文章,嘴里发出了“恩...”的思考的声音。我给他留了时间,仍旧看着他的侧脸,M很认真的样子让我怎么也移不开视线。

就在M继续思考有没有问题的时候,我说,其实你这样交上来就可以的,挺好的。我不否认这其中参杂了我对M的感情。我这么说完以后,M微微笑了,又快速的咬了一下下嘴唇,我发现他总是不经意都会有这个动作。

他抬眼看了我,可能是没想到会对上我的视线,连一秒都没停就又把眼睛移开了。我又问他,没什么问题了吧?他又恩了一声,摇摇头说,没有了,那我等会回去改好了就过来交给你。

我点头看他,说好。他站了起来,听我这么说后笑着点了点头,看了我一眼又说,不会时间很长的,马上就回来了。我望着他,平静的说,没事的,我等你。

M恩了一声,转身就离开了,我是看着他出办公室的。他走后我又暗自嘲笑自己,我等你?这样的话在我看来多少有些不妥当,也许是做贼心虚吧。

我真的好象在等一个人的心情一样,有期待有急切也有喜悦,好几次竟然会无意识的扫一眼门的方向。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M敲门进来了。我看了看表,已经快要6点了,其实正常情况下我半个小时前就会离开办公室的。

我看着他走进来,M把文章交给我的时候说,不好意思裴老师,有点晚了。我摇头,随手翻了几下,边说没关系边把文章放在了旁边的论文上面。M没有马上走,我假装随意地问,是不是要去吃饭了?

M说,是,那我先走了。我赶紧说,我也正准备走,等我一下我们一起下去吧。M只是应了一声,站着没动。我把电脑关了,稍微整理了一下桌子,接着就对M笑笑说,走吧。我本想试着像别的老师一样拍一拍他的肩膀,可是我还是没有做,原本一切正常的动作都因为我对M的情感变的不正常了。

其实那天也就是一起下了楼,在这期间M一直都很拘束,有好几次我都想说其实我没那么可怕,我也是第一次当老师,甚至还不知道怎么去当老师,我宁愿M仅仅是把我当成一个比他年长的男人。

我对他说的话多半是赞扬的,而M一直笑着,不怎么看我,偶尔应和几声。我还问了他选择这个专业的原因和未来的方向,他口气很平淡也有点胆怯,但是却非常坚定的知道自己要学什么,要做什么。我不能说是命运安排,但是恰好他想要选择的路是我的专业方向,可我却也只是淡淡的说,我就是以临床心理毕业的,以后你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来问我的。我已经做到了最好去保持自己是M的老师这个身份,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另一个对他的邀约。

临分别时,我仍旧有很多未说出口的问题,我甚至想说晚上可不可以一起吃饭。但是我最终说出来的却是,那就这样吧,M,老师有事先走了。他终于看着了我的眼睛,笑了笑便道别。也许是我的错觉,M那天也许已经慢慢在减少对我的距离感和畏惧。

那天以后,M进教室的时候如果看见了我,会取下一个耳机叫我一声裴老师,伴随着微微的点头的笑容。而我也会对他点头微笑,可是他却从不给我多余说话的机会,总是转身走向他的座位,把耳机带好低头看书,仿佛我再多说一句话就打扰了他。我再没有单独和M相处过,就这样一直到了初冬。

冬天总是有点干燥,暖和的时候不常住在学校安排的教师宿舍里,还是习惯回家,即使从学校开车回家要花很长的时间。但是到了冬天却懒的动,住宿舍的频率也慢慢增加。有几天特别冷的时候,我都会在路上想M,想他会不会冷,有没有照顾好自己。北方的冬天又冷又干燥,才刚刚初冬班上来上课的学生就有人感冒,每次下课的时候都想过去跟M说小心身体,因为他仅仅只是在格子衬衫外面加了件薄薄的外套而已。果然某一天,M生病了来向我请假。

其实对于的大学生,谁会在乎请不请假呢,在第一堂课的时候我就留给学生我的电话和其他可以联系我的方式。当然很少有人主动打电话的,更几乎没有人请假,所以那天接到M的电话时真的很吃惊。

那时候我已经回到了教师公寓,天也有点晚了,记不得具体的时间,不过肯定是在8点以后。接起来的时候,那边传来了很低的声音,裴老师,我是M。我不知道M在打电话的时候是不是紧张的,但是我听到他的名字时,心里咯噔了一下,很意外,可是又有说不上来的开心。

我很好的掩饰了自己,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问他有什么事,他说下午回来的时候头疼,现在有点咳嗽和微微发烧,要跟我请假,明天上午的课可能去不了了。我在电话这边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怎样,我当时觉得他的认真似乎有点可笑了,像个中学生一样生病了会请假,但是更多的,我觉得他很乖,很需要照顾,我甚至恍惚觉得他需要我在身边。我立刻换了语气,脱口而出说,怎么回事?怎么会生病呢?

随后发觉怎么自己的口中带有了责怪和宠溺,想补已经来不及了,只好尴尬的停在那里等M回答。M大概也有点意外,他笑了一下,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被传染了吧,裴老师,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了。我换回老师的口吻说,没什么,早点休息吧。

挂了电话后,本以为自己没有那么喜欢M的我,却怎么也停不下想他,虽然只是很小很小的病,但是竟让我很想叮嘱他吃药,抱他在怀里,看他入睡。我很吃惊自己这样的想法,我知道不该,但我发觉好象已经控制不了了。

第2天没有看到M,他的座位坐了别的人,我居然有些不习惯。我很想下课后给他打个电话,就连借口都已经想好了,可是理智还是战胜了感情。那一天M没再打过来,我也不知道他明天会不会来上课。

隔天我按照往常去教室,没想到M已经坐在了他的位置上,他似乎也是在等我一样,这次没有戴耳机,看到我进去的时候眼睛忽然就亮了一下。我对着他点了头,并没有主动问候,假装毫不在意的走去讲台开始调整投影仪和电脑。我的余光其实是可以看到M的,他时不时的在咳嗽,也许是我一直显得很忙的样子,他过了很久才从座位上站起来,我用余光看到他朝我走过来了,对着电脑屏幕的我注意力在一瞬间完全集中在了他身上。

我一直没有抬头,看都没看M一眼,他走到我身边叫了一声裴老师,我才扭过头疑问的看着他。他笑了一下,说,老师你今天下午有时间吗?我点点头,问,怎么了?他说,昨天的课没来,我想让你给我说一下大概的内容。我问他,你怎么不向其他人要一下笔记呢?他停了一下,说,我问了几个人,可是他们都记的很零散,所以我就想...M的语气慢了下来。

我笑了一下,把头转回电脑前,随意的说了一句,我下午在办公室,你到时候过来吧。我没再看他,M应声说,好的。然后就转身回座位了。其实我是故意显得冷淡的,一是因为教室里有其他的学生,二是我觉得那天打电话有点不妥,我始终担心因为我的疏忽而让M离我更远,毕竟我不知道M是不是和我一样,如果他知道我喜欢男人,知道我喜欢他他而抗拒我的话,那还不如让他像这样畏惧我这个老师。

中午吃过饭回到办公室,我又开始等人的心情。好多次别的人进来时我都会心里紧一下,然后才意识到不是M。过了不到一个小时,M就来了,我抬头的时候他背着书包一只手放在裤子口袋里站在门口,另一只手正准备敲门,他看见我看到他了,就收回手对我笑笑。那瞬间我觉得那画面特好看,哎,一把年纪了被M弄的像情窦初开一样。

我没有说话,拉开旁边一把椅子,书已经放在了桌子上,于是我就坐着不动看M取下书包,坐下,拿出书和笔,待M坐好后,我想都没想的问了一句,冷吗?回过神来才赶忙把视线从他身上移走,又恢复语气加了一句,好点了没?
 

新的一周生活回到了正常的轨道上,M像以前一样晚上和我一起住,我再没见过小梦,终究是没有问M是如何处理的,后来想想也作罢,有很多事情还是不知道为好。M发生了一些变化,比如有一次我回去的时候发现M居然没有上网而是在整理屋子,他看起来漫不经心的就像是在做一件最自然不过的事情。比如他半夜习惯性的起来去卫生间回来后会给我拉一下被子,以前从来没有过,虽然每次都把我弄醒,但是我都假装不知道。再比如有时候他连中午都会回来我住的地方跟我一起吃饭。这些都是小到几乎可以忽略的事情,但是我却全部记在了心里,偶尔我会恍惚好象我跟他在一起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直都是这样平静幸福地过着,他也仿佛是回到了最最当初我刚认识的那个沉默腼腆的男孩子,活在一个不被任何事情打扰的世界。只是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的那个世界里住进去了一个我。

一开始我们都没有说分开那段时间的生活,我没有问,也再没有去想过。一直到了月底的时候,某天晚上躺在床上聊天,M突然说到,裴老师,其实我那时候挺痛苦的。我忽然就觉得没什么可想的了,就尽我最大的努力好好爱他就行了。别人压抑几天就该爆发的事,M却总是压抑很久,我有机会听到他这样一句话,是因为事情早已成为了过去,也只有这样他才能松口说出来吧。

今年过完年后就要开始帮M准备研究生的考试,而年后的那个学期也是我在这个学校里当老师的最后一个学期。我不打算继续待下去,毕竟公司那边才是我的事业,以前上学的时候有过想当老师的想法,现在多少算是实现了,最好的是给我带来了M这个人。再一次说,幸福的生活都是一样的,所以我们的日子也是最平凡不过的。现在的我也在试着去更多的了解M,渐渐地我会发现偶尔他表现出的不安和疑惑其实也只是希望从我这里得到一个明确的肯定和表现,我就在想可能真的是我太过于理所应当的以为M不用我说就能明白我的心意。

爱情的路本来就很难走,更不用说我们这样的爱,我可以预见到5年以后,10年以后的自己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我也可以预见到不论什么样的生活我都愿意跟M在一起。可是M还太年轻,谁又能知道5年以后10年以后会有什么样的机遇和事情发上在他的身上呢?年少的时候以为只要相爱就可以克服一切的阻力和障碍,可是到后来当我经历了所有的感情模式才知道,大多数的障碍并不像电视或者电影里说的那样来自于命运的作弄或是别的什么人。相反的,那些障碍和困难都是来自于感情里的双方,不同的性格、不同的处世原则往往才是导致两人分离的最终原因。感情应该算是一种意志行动吧,我所学的专业里对意志行动的定义就是,它除了以随意运动为基础,还与克服困难相联系。所以,最重要的就是与克服困难相联系。

M应该不会看到我写的这些关于他的事情,感情有三面,我的一面,对方的一面,还有它最真实的一面。当然我无从了解M是如何看待我和他这不算长的感情,我所能做的所能说的只是我自己的这一面。前面有个朋友也说,如果是M来说我们之间的事情,一定和我的叙述很不一样。我现在觉得,同性恋的爱情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好,但是它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坏,也可能是因为我身边有M的存在才让我有这样的信心吧。

我相信大部分人都应该听说过,我爱你不光是因为你的样子,还因为和你在一起时我的样子这句话,但是这首诗里我比较喜欢的是后边几句,“我的傻气,我的弱点,在你的目光里几乎不存在。而我心里最美丽的地方,却被你的光芒照的通亮。别人都不曾走那么远,别人都觉得寻找太麻烦,所以没人发现过我的美丽,所以没人到过这里。”如果M能这么想我就好了,所以就让这些话作为帖子的结尾吧。

谢谢你们。

®天津同志网™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天津同志故事:大学男老师和学生搞基 - 天津同志 +复制链接
㊣ 本文永久链接: 天津同志故事:大学男老师和学生搞基